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导读:
中国文化积厚流光,秦汉及前席地而坐,唐始坐上床榻,宋后尚垂足坐高,入明椅等家具渐臻成熟。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我国地广人多,历朝历代多循孔儒,重礼不重理,合礼则合理。故坐有坐礼,应静得下、坐得住、免坐满、“勿跛椅”。如此这般,椅正身正心成为设计文椅的核心精神。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念及当下,众人图强,以脑力劳动者(含常作脑力劳动状人士)为例,床睡多不足七小时,固定坐班常超七小时,工作进餐、娱乐、学习等入住,或也再小时以上,故座椅取代床榻,成为最密切伴侣。

可谓:人生不满百,入座近五十。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历史留长,近数百年西方工业革命空前成功,渐形成“单线进化论”或“欧洲文化中心论”等观念,世界各地或先货后、或多或少均以西方形式发展经济,改变生活。

我国哲学以中和为道统,哲人们认为最佳的状态是不偏不倚、阴阳平衡、“允执其中”。人与物与事均合适就好,过犹不及。再观海洋文化之西方,追求完美,积极进取,倡导更高、更快、更强,无所不使其极。“地理决定历史”,各有其道其理。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此论我方,以人为例,身材不高不矮,体态不胖不瘦、脸盘不宽不窄、鼻子不尖不塌、眼睛不大不小,可谓外在美;动静佳宜“止于至善”矣。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中道”于此可易理解,其实然座椅应让使用者处书房与辛苦之中位,利于养身,功在正心,恐怕会引来异议。

要么换言简述:选椅具,高度宽度舒适度,应恰好别过份;论坐姿,身体前倾多为工作,后仰多为修躺,工作或休息孰轻孰重,宜恰好别过度。若再换“人话”:自己决定,合适最好。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

端坐木椅,久坐一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