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下半场的经济解药:账上没有几个亿,公司撑不过3个月

导读:
对于大多数老板来讲,这个年,过的五味杂陈。有创业者吐糟:现在不仅仅是在家办公的问题,而是没有业务和订单,基本都是在纯养人了。

抗击疫情下半场,还有心思攀比假期长短的员工,你有多幸福你或许还不知道。

对于大多数老板来讲,这个年,过的五味杂陈。

有创业者跟投中网-PropTech研习社吐糟:现在不仅仅是在家办公的问题,而是没有业务和订单,基本都是在纯养人了。

抗疫下半场的经济解药:账上没有几个亿,公司撑不过3个月

在你攀比假期长短的背后,你不知道的是,你的老板正为怎么发出这个月的工资,愁白了头。

一位企业老板跟我们算了一笔账:对于一家养着170位员工的公司来说,如果一个月没活干,公司老板就得准备好400-500万现金流。

“我觉得疫情的影响不是一两个月的事。我看专家讲解,这次疫情有三个结果:成功、温和和失败。哪怕是成功防控,也最少需要3个月。”

是时候操心经济了,尤其是疫情影响下的中小微企业。

乐观点说是3个月,但对于数量众多的小微企业来说,他们离破产或许只有一两个月。企业一旦破产,下一步就是员工失业。

抗击疫情下半场,空有口号和热情还不够,减税、让利、资金支持、政策扶持,更加复杂的考验已经来临。

动作快的城市已经开始了惠企政策,比如澳门已经开始给中小企业提供无息贷款,但内地企业还在支付着“双倍薪水”。

接下来这艰难的3个月,中小微企业能熬得过去吗?

中小企业到底有多难,我们先从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酒店、商业地产、民宿、自习室等行业说起,以下是来自各企业CEO们的自述:

疫情下半场的企业之难

某商办中介合伙人:如果一个月不开张,需要准备1500-1600万现金流

本次疫情对于高租金和人力密集型公司来讲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对于我们行业来讲,每年年后都是选址高峰。我们公司一共有600名员工,如果二月份成单量较低,员工工资当然有一定压力。目前这个行业是人力密集型行业,用人成本是很大一块开销,而且一般年前是行业淡季,大家都指望年后努力一把。

我粗略计算了下,我们人均成本一个人每月显性成本(工资+社保+福利等)+隐性成本(办公室租金+水电+广告+后台人力成本均摊+物料+其他税费等等),一个人每个月大概得有2万6。如果一个月没活干,我们就要准备1500-1600万现金流,这个不是开玩笑的。

我们属于销售型公司,员工基本薪酬是底薪+提成。你看一些互联网大厂,估计他们一般人员底薪就2万了,比如贝壳找房,估计年后又是一波裁员潮,这个时候谁买房租房啊,而且我们的广告投放,和他们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很多人是站在员工角度,没有站在老板角度。2003年非典死掉一大批中小企业,这次也一定是。很多中小企业,包括大型民企,大同小异。

你看快手这次春晚广告10个亿,不是打水漂了吗,大家都只关心疫情,今年春晚都没人讨论了。

话说回来,企业不行,员工失业更多,连锁反应,目前大家还是放假,开玩笑成份居多,你看疫情真的持续3个月,那是真痛。

至于联合办公,我们这两天判断会有一批联合办公趁机撂挑子,借坡下驴。他们本来自己做得也累,正好找个借口。

联合办公创富港:一个月损失5000万,扛过去再谈回报社会的事

我们的开放运营应该在2月10日,部分岗位会采取在家上班的方式,于2月3日开工。公司年后的返工率应该超过90%,湖北籍的员工应该不高于2%且部分并未返乡。

我们需交租金给业主以及承担极大的人工成本和运营成本,目前有部分会员提出减免空间租金及服务费。但创富港收不到租就是死亡!客户的减免租金的需求能理解,但我们没有准备好资金,租金就是我们的自己的粮食,断租金就是断自己口粮,为生存只能加紧催款,扛过去再谈回报社会的事!

如果节后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新会员得不到有效补充的情况下,加上违约,创富港预计将会以每月出租率8%-10%的速度下滑。如果按整体营收收入减少一个月,创富港将会损失5000万;预计用工短期内不存在扩招,长期暂无法评估。

公司目前正采取一切措施实现自救,但同时也呼吁政府部门能够给予以下几方面的支持:

(1)针对税收进行减免,这样会鼓励到有真正销售收入的优秀企业;

(2)同时,针对我们行业应尽快出台房租补贴政策;

(3)短期如果能够提供银行信用贷款等手段,实现我们的经营现金流补充是最急迫的事情。

精品民宿酒店:最多能撑三个月,酒店回暖要到六月份了

这次疫情对我们影响还蛮严重的,过年期间的餐饮、客房订单全部退订,7天将近15万,按照疫情防控要求,至少停业一个月 ,一个月的营业额就要50万左右,还不算人员费用和房租。

如果算上人员费用和房租,总损失差不多得100万吧。如果疫情持续3个月我们就撑不住了,绝大多数小微酒店、民宿都会出现这个问题。

唯一能缓解这个困境的就是在房租减免与人资上适当调剂,才有可能渡过危机,否则只能关店裁员,断臂求生。

疫情如果在2月份能控制住,意味着3月可以恢复经营,4月慢慢爬坡,回暖要到6月7月份了。

新风口折戟

自习室刚开业就亏损,就怕一个月租金也打不住

2019 年下半年,作为一种新型空间业态,自习室受到广泛热捧。满打满算,大部分自习室的开业时间长则半年,短则几个月。作为一门小成本生意,自习室能抗过这一劫吗?

投中网-PropTech研习社了解到,目前北京大部分自习室均暂停开放,具体的营业时间待定。暂停营业期间,学员办理的所有会员卡的有效时间将自动顺延。

对于此次疫情所造成的损失,有自习室老板告诉投中网-PropTech研习社,自己已经做好损失一个月房租的打算,就怕一个月租金并不够。各家自习室具体情况如何呢,以下是自习室品牌老板们的自述:

飞跃岛自习:北京最近疫情开始变得严重了,近期不能开业,主要是不让人群聚集。我们所在的大厦也延后开放了,疫情打乱了很多行业的计划。租金肯定是要亏的,亏多少现在还没法评估,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业。

其实纯租金的话亏不了多少,纯租金也就亏个两万左右顶多了。现在问题是开业后大家的聚集问题以及聚集意愿问题。另外,疫情不是儿戏,保障大家安全,不给国家添乱,这是绝对第一位的。

一起自习吧:疫情爆发后我们自习室就暂停营业了。目前北京的疫情还是比较紧张,现在是攻坚阶段,估计怎么都要到正月十五以后才会缓和。这次疫情对我们造成的实际损失远不止一个月,我们属于人比较集中又比较杂,肯定都得疫情结束才会好起来,很多自习室估计都挺不过去。

时分自习室:我们现在暂停营业了。目前还没接到房东减免租金的通知,我们也在找物业沟通,疫情结束以后我们持续一段也会受到影响,希望这次疫情快点结束。

喜鹊自习室:我们在过年期间营业了几天,现在这种形式,安全第一,所以就暂时关门了。这次疫情对我们肯定会有损失,损失多少钱目前不做重点考虑,因为大家面临的情况基本都一样。你说赶上这个节骨眼,这不挺闹心的。租金减免目前应该没有,因为我们租的是个人的房子。

斯是陋室自习室:因为疫情影响我们暂停营业了,我们没有单独发放停业通知,有人预约我们就告诉他暂停营业。我们自习室租的是某家联合办公的办公室,目前还没听说租金减免,我们倒是希望能减免一部分租金。损失肯定是有的,其实损失一个月房租我们不怕,就怕一个月都不够。过年这一个月的人流量不小,除了考研党、考公党,寒假期间还有很多高中生会来我们这上自习。

DayDayUp自习室:我们春节期间一直在营业,但是目前在做限流,每天最多接受10名会员预订。为了避免人员过于集中,每个大学习区域只安排一名会员。过年期间有一两个会员每天都会来,他们是在准备考研。我们不能让大家想学习但没地方去,只能尽我们最大的可能提供一个安全舒适的环境。

疫情后半场的解药:减税、减租、续贷

几天前,出手阔绰的王健林带头减免所有万达广场的商户一个月租金。随后,华润、大悦城、宝龙等地产商纷纷跟进。截至发稿前,全国近500家百货购物中心主动减租。

然而,在酒店、写字楼、联合办公等行业,目前还没有看到房东主动给租户减租的消息。疫情后半场,哪些对策才是中小企业真正需要的“解药”呢?

以下是优客工场、共享际创始人毛大庆,优铺董事长陈云峰,北京兰泊湾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兼总经理宋国清对于中小企业纾困的真实看法:

抗疫下半场的经济解药:账上没有几个亿,公司撑不过3个月

优客工场、共享际创始人毛大庆:跟楼主商量减租,反哺入驻企业

目前企业的租金压力,人力成本支出,贷款(包括续贷),刚性债务的兑付问题,这几个是企业面临的普遍性问题,这几点企业是有共识的。

减税肯定是最后的做法,而且中小企业的税首先使他们的现金流存在比较大的压力,这个我觉得是普遍性现象,不是哪一个公司的问题。

当然线上流量型的公司,最近这一个月到两个月可能会好一些。但是线下的业务,广泛的服务业受冲击都很大。像手上没有一两个亿以上的存量的公司,就很难做。

从我们来讲,节后我们的(联合办公)直营店肯定会跟楼主谈大幅度的降租、免租等措施,我们回头再来反哺入驻的这些企业。

因为本身联合办公对于企业来说就是一个很弹性的事情,但是关键是从服务商来说,存在的这种压力肯定是存在的。我们的轻资产业务,管理性业务,输岀楼宇服务和管理型的社区就没有太大的问题。我们现在手里有五六十个这样的社区,这块业务会加强跟楼主的合作。

共享际业务现在看起来问题也不太大,因为我们主要的项目有十个,其中有四五个项目都是跟楼主来合作分成。还有三个是我们自持的楼宇,所以问题也不大。

就整体而言,娱乐、旅游、餐饮,还有文旅这一类的公司肯定受到的影响比较大。这类To C的公司比To B的公司这时受到的影响可能更大。办公也受影响,我觉得可能会稍好一些。

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延缓五险一金的缴纳能使企业的用工压力降下来。另外一个,就是政府在租金上面的补贴,以及对一些中小企业的纾困。还有就是货款到期以后的续贷,这些是会有比较大的帮助。

关于这些纾困措施的推行力度,这时候就要看政府对问题紧迫性的认识程度了。

优铺董事长陈云峰:最怕看到的是2020年上半年出现失业潮

现在中小企业最大的困难就是营业被迫停止了,企业最大的成本是人工跟房租,同时营业收入几乎趋向于零了,所以这方面才是中小企业所面临的最大的问题。

至于现金流,我觉得第一是增收,第二是节支。我觉得用增收节支来稳定现金流才是最重要的。

另外,实在没有办法了,还要有些贷款,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投资也是很困难的。

减税目前来看遥远,因为不营业都没有收入了,所以也减不了什么税。我觉得在资金层面上国家能够给予一定的支持才是最重要的。当然,能够减一些税,我觉得也是一个长久之计。

优铺是一个互联网企业,所以我觉得这次疫情对于优铺来说是机遇也是挑战。像商办的这种经营,由于线下的场地受限所以在线上的交易会增加,这个是优铺面临的一个重大的机会。

我们企业现在上班时间肯定是推迟的,我们作为一个互联网企业,我们可以推出一些在家办公的措施来应对现在的疫情。

现在最难的应该就是企业了,尤其是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型的民企。我记得好几个公司的老板都说现金流只能维持几个月。

但是这个疫情有可能几个月都不结束,所以我们最怕看到的就是2020年上半年是很多企业的末日,我觉得这样的话会给就业带来很大的压力。

企业没有办法活了,肯定会裁人,这个跟道德没有关系,因为企业要生存啊,我觉得对整个的产业链都是一个特别的考验。

兰泊湾酒店管理公司创始人宋国清:哪怕有plan B,3个月也难熬

本次疫情对我们有影响,我想这是肯定的。对所有酒店行业的投资者和经营者都是一次巨大的损失。

但我觉得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疫情,所有行业的人都有各种各样的B计划。

一个是根据情况研究对策,不论是后续什么时候能开业,还有目前面对这个停业或半停业的状态,如何降低成本,包括下一步就是减少损失,然后如何准备开业后及时的恢复到正常营业状态,大概就是这么一些问题。

酒店的主要成本第一个是房租的成本,如果不是自有物业的话,另外一块就是人力资源成本,但是这个时候企业肯定要承担起社会责任。一个是甭管是停业还是半停业,都要给员工上社保、付最低生活费,所以也为社会分分忧,为国家做点贡献。

我们的酒店大部分都是租赁的物业,目前几乎没有收入,基本上百分百的租赁损失都发生了。我估计过一段时间会跟业主沟通,然后看看双方各自能不能承担一部分损失。

我们要启动B计划就是说账上流动资金能够应对几个月,我们也得计算。这也是很多旅游行业,这个投资人和经营者面临的困难,因为主要是未来可恢复运营的时间不确定。

如果三个月内能够恢复的话,我觉得大家还是能够坚持的。如果时间太长,很可能得大家就要想其他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