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非洲,木材专家带你看懂供应链!

导读:
说到帮助家具企业,非洲材作为上游,起到的作用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

木材是家居行业最为关键的原材料来源,随着国际贸易的发展,来自全球的木材正进入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对于家具企业来说,木材供应链已成为家居制造的重要一环。那么,如何看待当前的木材供应链?中国与非洲之间的木材贸易,有何机遇和痛点?

今日家具战略合作“3倍团队”,特邀扎根于木材国际贸易10多年的张敏先生,分享木材贸易领域的经验、木材供应发展趋势,以及企业如何通过供应链服务解决汇率波动、周期长等问题。

走进非洲,木材专家带你看懂供应链!

本期嘉宾:

张敏,2005年毕业于南京林业大学家具设计专业。

先后在江苏大型国有企业——江苏舜天国际集团从事木材国际贸易以及找刚网从事木材国际贸易,有着10多年的行业经验。

2014年底自行创业,团队历经交易平台、SaaS平台、供应链金融服务等几次转型,现在已确立供应链服务为主要的业务方向,专注于木材流通领域的上游、下游、海运、仓储的链接服务,并以实现“高效率、低成本”配送家具企业用木材为主要业务目标。

这两年,江苏宁庆供应链有限公司的业务实现稳健的持续增长,成为中国木材进口业务环节的积极参与者。

1、今日家具:从上游木材供应的角度,您怎样看待当前的家具业?作为木材供应商可以在哪些方面帮到家具企业?

张敏:第一,当前的家具业,风格转换明显加快。我有不少装修圈、整木圈、家具圈和地板圈的朋友,他们经常晒自己的案例和产品。如果你留心,就会发现,现在的产品案例跟一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这大约是当前文化多元化、材料多元化、设备先进以及市场焦虑综合影响后的结果;

第二,木材种类的选择并没有上升为产品成败的关键要素。为什么材料重要?所有材料都不是完美的,它们自身都有缺陷,比如腐朽、巴结、虫眼,也有外部缺陷,比如易受操控和炒作。但如果家居企业研发一个套系后,终端需求变得刚性了,那么在选材料时真的要问问企业,咱们的产品定位到底能多大程度上承受这些不完美?

第三,供应链的账并没有取代单一产品价格的账。我认为,一个木头的产品价格固然重要,但这个木头对应的出材率、人工成本,甚至备料时间成本,大部分企业并没有算入产品价格的考核体系。如果企业能考虑到这些因素,我们就会发现需要算供应链的账。所以,现在有句非常流行的话叫“供应链与供应链之间的竞争”。

走进非洲,木材专家带你看懂供应链!

说到帮助家具企业,我觉得我们非洲材作为上游,起到的作用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这些年,我们的前辈和我们在非洲,特别是加蓬地区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们买木山、建板厂、修公路。如果不是大家的努力,我们可能还需要花两倍不止的价格才能买到现在使用的非洲材,毕竟非洲不像美国,非洲很多国家的基础设施是空白的。

但是,这些仍远远不够,我觉得作为木材供应商,我们至少需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做更多努力:

1、品控。在我看来,非洲材在保持现有去白边、虫眼、腐朽的基础上,至少还需要三方面品控,即含水率、应力、厚度均匀,要解决这三个方面的问题不容易,因为很多缺陷是非显性的;

2、工匠精神。我们需要用一种工匠精神来做我们的产品,来呵护我们的口碑,当然,我们也希望我们“亲爱的”下游——家具厂能够投桃报李,给这份工匠精神以相应的回报;

3、波动管理。我们的下游希望一个相对稳定的材料预算,但我们交易的毕竟是商品,是商品就会受供需,甚至运费波动、汇率波动的影响。那我们就应该充当一个缓冲,一个润滑,帮助我们的下游实现之前的预算控制,保证企业利润。

2、今日家具:能不能介绍一下目前非洲木材有哪些比较受欢迎的树种?以及你觉得有哪些木材当前的价值是被低估,未来很可能有应用潜力的?

张敏:我们一般把非洲材分为红色系、黄色系、灰(褐)色系,这三个色系基本交替流行。至于流行什么,这又回到我刚刚提起的装修圈,我们认为他们是最贴近c端的群体。

很多情况下,他们用一种更c2m,或者说更灵活的生产定制方式,先于我们工业化生产抓住流行。所以,我喜欢跟装修圈做更多的互动,让自己保持对流行的敏感。

至于非洲材流行什么,现在看起来,灰乌金提供了更丰富层次的线条感,红乌金提供了稳重的感觉,桉木有较好的出材率和作色效果,奥古曼有很高的性价比。具体怎么选,要看企业的产品定位。

总体而言,我认为当前大部分材料都处于低价,但如果非要说,我认为刚性物流成本占比低的木头至少目前性价比是比较高的。

举个例子,有两个可互相取代的木头,fob价也差不多,当然是运费更低的更有竞争力;但随着fob价上涨,运费占比也就降低了。

走进非洲,木材专家带你看懂供应链!

3、今日家具:当前中国和非洲的木材贸易情况如何?一些需求是否会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转移到非洲?

张敏:今年上半年我们进口了非洲材255万立方,去年同期为285万立方。如果贸易战持续,进口量可能会增加,取决于非洲自己是否努力;可能也并不会,因为现在需求都跑到各种木皮加板材去了。

但我认为,不同品种的从业者都能以一种相对平和的心态看待这个可能的需求转移。

首先还是一开始提及的,现在风格转换加速了,个人在供应链的布局很难跑得赢这种转换,不如努力做自己的产品。

其次,还是刚才提及的,所有材料都不是完美的,你就能多大程度上对抗和克服这些不完美,你就很可能在未来获得你的优势。

当然,目前美国材的确处于成本增加需求萎缩的痛苦阶段,这时候非洲材更应该去努力才能实现弯道超车。非洲材的供应链要自己去想办法把品控、预备料、波动管理这三件大事做好,这是一次自己跟自己的较劲。

走进非洲,木材专家带你看懂供应链!

4、今日家具:中国和非洲之间的木材贸易存在很多痛点,比如货期长、价格波动等等,这些问题如何解决?木材供应链服务,可以怎样帮到企业?

张敏:是的,你很难想象,工厂所使用的非洲板材,很多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一年前林地砍伐,10个月前运到板厂,8个月前开始国外清关,7个月前开始一系列海运,4个月前货卸目的港,1个月前烘干完成,最后还需要在市场“待嫁闺中”一个月......

总体来看,周期特别慢。在这一年里,我们的供应链要对抗比如市场的不确定性,利息成本,汇率波动,国内外税率变动,现在还多了一个特朗普的推特等。

我们公司供应链服务的目标是行业的路由器,在这里我们有资金和渠道的服务。通过信用证,我们为国内和国外提供一个成本较低的交易方式,让双方的利益和需求得到保障,并且成本并不高;通过渠道,我们连接起国外林场、国内贸易、家具工厂和装修公司,帮助供应链实现更高的周转率。

供应链服务另外一个重要作用是跟客户一起对抗不确定性。为此,我们有了以下几个产品:

1、数据。在产业链,我们是为数不多的与家具协会、高校、室内设计协会、设计公司都会有信息共享的上游供应链公司,这是一个应对市场不确定性的数据产品。

2、信息化。我们有一个叫上海木韵网路科技,做了一个针对木材进口商的系统管理服务。通过这个系统,进口商凭着一台电脑就能实现途中、库中木材以及销售过程等管控,这是一个提高周转率的产品。

3、对冲。我们在国内和国外都有一个汇率对冲的通道,在特朗普推特乱飞的年代,“所定即所得”“让成本固定下来”是一个多么痛的领悟。

走进非洲,木材专家带你看懂供应链!

张敏赤道线上留影

5、今日家具:中国和非洲之间的木材贸易历史悠久,但和北美木材比起来应用面和普及度仍有不小差距。造成这样的原因会是什么?怎样解决?

张敏:北美特别是美国木材行业是“团队作战”,而非洲等国家的木材贸易则是个人英雄主义。其实美国阔叶木进中国特别晚,在我的印象里大面积使用肯定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但美国有一个很好的组织,叫美国阔叶木外销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做了三件大事:

1、市场营销。这么多年,委员会跟我们的家具协会、高校、室内设计社群有一个很好的互动,适合北美木材的好风格、好产品通过这个平台有了更多露面的机会,这会降低木材贸易商甚至家具品牌商的营销成本。

2、市场规范管理。刚才我提到一个品控,不但美国企业有一个品控,他们还做了一个行业标准,还有这个标准的仲裁体系解决争议。一旦你脱离这个标准做产品,索赔就有了依据,市场估计会让你寸步难行。

3、合适的尺寸。也不知道是谁先入为主的,总之现在市面上很多成品都跟北美木材的尺寸高度吻合,很多木工设备也有相应的匹配尺寸,这会造成高效的生产和很小的浪费。本来就那么难的生产管理,谁不愿意用省心省料的原材料呢?

6、今日家具:你刚从非洲考察回来,结果和感受如何?如果要去当地考察木材市场,要注意哪些问题?

非洲是一个资源十分丰富的大洲,但不要以为资源丰富、木头自身成本低就可以随意贸易。我们还要关注后续很多成本,比如物流和很多不可见的成本。我们从林地跑到板厂跑到码头,这一溜都看下来了。现在非洲即使坐拥资源,但仍面临着经济不确定性。总之,这会儿都挺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