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从2名工人,到1000多工人,南康这家家具厂怎么做到的?

导读:
8年时间,罗海龙从做家具配件起步,到做成品家具,再到做套系家具,一步步打造出一个现代家具制造企业,但今天,他有更大的目标:树立一个知名家具品牌。

8年前,罗海龙返回江西南康继承家业,父亲留给他一个家具作坊、两个工人和9万块本钱。凭借江西人吃苦耐劳的韧劲和主打性价比的产品定位,罗海龙逐渐将家里的小作坊发展成年销6亿、厂房超过16万平方米、拥有1000多员工的龙头企业。

罗海龙的成功是江西南康家具产业的缩影。二十多年来,地处内陆的赣州市南康区也从一无所有,“买全球、卖全球”,打造出一个年产1800亿元的庞大家具产业集群。

8年时间,罗海龙从做家具配件起步,到做成品家具,再到做套系家具,一步步打造出一个现代家具制造企业,但今天,他有更大的目标:树立一个知名家具品牌。

11月16日,他的企业团团圆家具宣布加入拼多多“新品牌计划”,将运用“反向定制、品销合一”的模式,联手打造家具新品牌“优居未来”。

1  

贷款10万元起家

2012年,在温州干销售的罗海龙返回南康,开始打理父亲的家具厂。他很快意识到,家里的小作坊继续干下去难成大气候,他决定转型生产家具配件,为大厂做配套。转型的资金不够,他向政府申请大学生创业贷款,获得10万元,加上父亲给的9万元,一共19万元,开始创业。

当时南康家具产业规模虽然已过百亿,但产业小、散、乱,亟待转型升级、增强供应链实力。罗海龙选择去做配件的时间点,与南康产业带的发展转折点恰好契合。

提及当初的心路历程,罗海龙表示:“坦白说,我放弃父亲工厂的原有模式去生产配件,很大一部分还是有赌的成分。”而罗海龙“赌赢”的是,南康家具产业带的冉冉升起,更多的厂家需要更好的供应链、更好的产品。

罗海龙回忆,当时心理压力比较大,最初的厂房是在乡下搭的竹棚,设备就在竹棚下运转。“最开始的那时候,2012年的冬天,南康下了一场大雪,差点就把棚子给压垮了。”

但罗海龙没有放弃,2013年初,他泡在设备前反复改进工艺,花费三个月把低屏条(床头下半部分的木板)的三道工序优化为一道工序,减少了残次品率,终于生产出物美价廉的配件。

产品生产出来了,但罗海龙没有任何销售途径。他骑着电瓶车,到南康各个工业园去推销自己的产品。功夫不负有心人,罗海龙的产品得到客户的认可。之后的一年时间,罗海龙靠着这个配件,实现七百多万元的销售额,并在第二年翻番达到一千五百多万元。

在此过程中,罗海龙把团团圆的成功归结为“性价比的阶段性胜利”,早年做配件的经历,让他对家具的细节和成本的把控做到了极致。“我们从原材料端就开始进行规划,比如造一个沙发,我会计算一根原材料如何极致分配,才能刚好用在沙发的不同两个地方。”

罗海龙对品质的把控也极为严格,生产过程中的每个细节,他都会亲自下生产线与工人进行细致沟通。就这样,团团圆工厂所生产的整个家具套系中,每个类别都有堪称教科书级的爆款产品。

2  

“性价比”为王

一位南康的家具同行这么形容罗海龙,“我们当地很多人应该感谢他,他对产品的设计、成本的控制和质量的把控都到达了极致。”在如今诸多南康家具企业生产的产品中,有很多爆款产品,就是团团圆授权的专利产品。

2013之后,罗海龙和团团圆进入快速发展期。2014年4月,罗海龙进入家具成品行业,当年销售额达到3500万元。2017年初,他将公司搬进了由政府兴建的南康家具产业园。

往后,南康家具产业发展迅猛,产业规模从2012年底的100亿元壮大至2019年底的1800亿元,增长18倍;从业人数由当时的10万人左右增长至如今约50万人,家具企业达10000家,家具物流企业492家。

“我们的原则是,在保证品质的前提下,为消费者提供价格更低的家具。”罗海龙表示。但在2019年,因为发动价格战导致同行围攻之后,罗海龙决定要做品牌,还要选择合适的平台。“家具这个行业太缺少品牌了,南康1800亿的盘子里,应该出现至少一个全国知名的品牌,但现在来看还没有。”罗海龙说。

在和朋友合作做了两年电商之后,今年7月,罗海龙进行了新的尝试,他成立电商团队,开始在拼多多上运营“优居未来”这一品牌。

“优居未来”上线拼多多平台第一个月,销售就突破100万元。

罗海龙打算依托强大的供应链去制造爆款。“我们的工人每天都在生产大大小小、类目和级别各异的产品,制造这样的爆款可以说手到擒来。”他表示。在此前提下,罗海龙还会依据平台数据进行产品升级,再扩充产品的类目,以高频产品带动低频产品进行发展。

团团圆还走在发展的路上,南康家具业也还走在发展的路上。

顺德家具与南康家具,谁抓住了主流市场?金陵客去查看 中国家居产业链研究院(南康)正式揭牌金陵客去查看 南康又一批家具厂被举报!金陵客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