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黄花梨家具有哪些制作工艺?

导读:
随着人类对自然界中新材质的不断开发利用,造物文明也不断地迈入新的进程。我国古代家具经历了由青铜家具到漆器家具再到硬木家具的演变与发展,同样向我们展开了中国人对家具不同材质的认识和运用的历史。

我们的古人在以黄花梨以及其它优质硬木为用材的同时,又以精湛卓越的木工艺形成了它的重要特征,充分展示了中国黄花梨家具木工艺的高超水平。

一、选材和配料

明清黄花梨家具主要选用的是时称花梨木或花榈的各色用材,皆是经历成千上百年生长的树木。它们共同之处是有心材和边材的不同,俗称“格”的心材皆呈现“紫红色”,就是用做制造家具的本材。边材因质松而色淡,都不取用。尤其是许多木质坚致细密、纹理优美的心材,在黄花梨家具中会选用到最显著的位置。如座椅的靠背板,橱柜的门板、案桌的面板等。 

传统黄花梨家具的配料首先就是“量材落用”,因此在配料时就作仔细权衡,根据需要裁锯成不同规格的用材。如板材、柱料常各有所选,各种部件都随形选料,纹理的曲直和走向都应顺理成型,当一件家具完成后,无论在色泽还是在木质肌理上皆能通体均整,色泽上深浅一致,以至表现出我国传统家具追求的独特旨意。

明清黄花梨家具中诱人的“鬼脸”、对称同形的纹饰板面、独具一格的木纹装饰,都是在家具制造的一开始,就通过选料、配料、用料上的审美经验所要讲究的,是木工艺中处理材料过程中的重要环节。

明清黄花梨家具有哪些制作工艺?

二、用料的合理尺寸

明刊《鲁班经》对我国明代以来民间制作家具的尺寸有很详细的记载,有不少品种的家具均按其规格。它对每一结构部件的尺寸作了周详的规定,例如其中对八仙桌的记述:“高二尺五寸,长三尺三寸,大二尺四寸,脚一寸五分大。若下炉盆,下层四寸七分高,中间方员九寸八分无误。勒木三寸七分大,脚上方员二分,线桌框二寸四分大,一寸二分厚”。并进一步要求“时师依此式大小,必无一误”。该书中类似的尺寸要求还有很多,如:“要除矮脚一寸三分才相称”,“大小长短,依此格”,“此大小依此尺寸退墨无误”等。这些“尺寸”都是民间匠师在长期实践中积累的经验,并让后人做到“各项谨记”的严格规定。认真考察流传的明清黄花梨家具实物,我们可以体会到“尺寸”的真正意义和对其把握的重要性。一件家具造型的能力和工艺水平的高低,诸如“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木不离分”的讲究,在优秀的明清黄花梨家具上都完全可以得到验证。

三、形体“线”的工艺特性

黄花梨家具在文人士大夫们的意匠和倡导下,通过犹如诗韵画意一样流畅隽永的线条美,塑造了家具的一种独特艺术形象。如常见的圆料直脚的黄花梨椅子,腿形外圆内方;椅盘框沿倒楞压边线,面框下腿柱间三面安置的壼门式卷口,呈“S”形曲线的背板、搭脑和扶手等等,它们没有多余的装饰形式,整个造型的变化尽在曲直的线中,运用木工艺产生了独特韵味。以刨、锉、刮等加工手法表现出平整、光洁、婉转、顺畅的线型和舒适感,从而呈现出形体丰富隽妙的形体美。

在各种各样的曲直变化的线型制作中,往往需要掌握的是一个“度”。因为不同度量的曲直,形成了家具各种不同的特点和性格。例如座椅中的靠背一般有“C”型、“S”型两种,或独板或分段镶板,其加工的方法也各有差异。靠背的曲直造型,民间匠师都是以“样板”为准则,装配时常常又与斜度相适应,以便达到优美的造型和能予人舒适实用的功能。

四、严谨的卯榫框架结构

黄花梨家具有着最严谨的工艺结构,是通过卯榫构成的框架式结构体。在这种结构体构件中,可分为承重构件和连结构件二类。承重构件是家具纵向承受压力的结构,如家具的腿;连结构件是横向起连接加强牢固作用的构件,如各种牙板、横档。由卯榫连接着各式各样的部件,使其坚实牢固地结合在一起,无论家具体大或体小,均可不动不摇,平稳安定。它犹如家具的关节,起着牢固而又灵活地架构和连结功能,从而使每一件家具都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木材在不借助其他材料的情况下,完全靠自身卯榫结构来构合,由此可见卯榫是木家具构成至关重要的内在基础,是木工艺的智慧和精华的直接体现。

《明式家具研究》的作者杨耀先生,半个世纪前就曾根据黄花梨家具的实物绘制了三十多种卯榫图样,如:格角榫、棕角榫、明榫、闷榫、透榫、半榫、托角榫、长短榫、抱肩榫、勾挂榫、燕尾榫、穿带榫、盖头榫、破头榫、夹头榫、楔钉榫、挂榫等,至今仍是十分经典的第一手资料。

明清黄花梨家具有哪些制作工艺?

五、完美的攒接工艺

“攒接”是北方工匠的术语,南方工匠称做“兜料”,也是采用卯榫接合来完成的一种构造方法。大多采用小块的木料,经过卯榫的攒合,拼接构成各式各样的几何纹样。它们被安置在家具需要的装饰部位,如床身围栏、榻身后背及左右设置的靠栏、橱柜的亮格,以及桌的牙子、踏脚的花板等,成为一个完整的装饰组成部分。这种工艺不仅将小料进行合理的使用,而且充分地体现了木工艺的技巧美,是科学性和艺术性在黄花梨家具上结合的完美体现。

通过攒接工艺构成的几何装饰,有的用单纯的图形反复构成装饰纹样,有的以单独纹样组成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等形式。常见的有万字纹、十字纹、田字格、曲尺式、回纹式、上下凸连式、直连式、斜连式等。这些由传统棂格式窗景产生的式样,形式简洁明快,格调疏密有致、清雅醒目。运用细木作的“攒接”工艺形成了特色的装饰语言(如图4)。

六、装饰线脚的起线、接线工艺

黄花梨家具的细木工艺除了卯榫结构、“攒接”工艺以外,另一突出的特点是常常通过家具部件表面处理产生的,或凹、或平、或凸的各种“线型”来体现不同的风貌。黄花梨家具上丰富多彩的“线型”也就是各类不同的“线脚”,是塑造家具艺术形象的重要手段和语言。

黄花梨家具中常见的各种线脚,如阳线、洼线、皮条线、竹爿浑等不仅能与家具的整体同奏协律,而且又成了家具整体的组成要素,以及家具装饰的重要内容之一。把线脚做得流畅圆润是黄花梨木工艺的高超技艺。同样的是凹是凸、是粗是细,线型能否饱满有韧性,使线条中有气息,有生命力,在不同工匠的手中,水平是有高低之分的。许多优质的黄花梨家具的线脚处理,通过精湛手工工艺的梳理和加工,成了家具的“经络”和“气脉”,只有融会贯通了,才能赋予家具特有的精神气质(如图5)。

七、灵动的木雕装饰

濮安国先生在《明清家具装饰艺术》前言中讲到:“所谓装饰,按通常的解释是指‘修饰’和‘打扮’。家具的结构和造型主要是为了满足使用功能的要求,家具装饰的目的主要是增进美化”。明清黄花梨家具在运用传统的木雕装饰工艺中也展示出了自己的特点。

杨耀先生在讲明式家具的艺术时说“凡过分雕饰的家具,足以遮掩它的天然纹理。明代家具以素雅为主,故不滥加雕饰,偶尔施用局部雕刻,以衬托出它醒目的造型。这局部雕刻,也多以淡雅朴实的自然图案为题材,而用精湛浑厚的技法雕刻之。习见的花样,有出自三代铜器者,有出自汉玉浮雕者,有引用建筑装饰者” 。杨耀先生这段话完全道出了黄花梨家具木雕装饰的精髓。

黄花梨家具的木雕装饰工艺与其它木工艺一样,是反映其卓越成就和优秀水平的重要组成部分。常见的木雕工艺手法有:平地雕、透雕、圆雕、镂雕、双面透雕、锦地浮雕、透空浮雕等。黄花梨家具的木雕装饰,形象写实、生动自然,灵巧秀美,活灵活现,堪称精湛、传神的木雕工艺使得黄花梨家具更加惊艳。因此今天从雕刻工艺上断定黄花梨家具的真伪成为重要的鉴别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