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官帽椅是如何制作生产的?(转载)

导读:
官帽椅,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中国味”,因为它是土生土长,由中国的文人亲自参与设计,然后发展至巅峰的一把椅子。

它不仅具有明式家具线条洗炼、造型舒展、结构严谨、装饰适度的特点,同时作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它在构成中所体现出的美更是意味深长。

“线”的艺术

在中国传统艺术中,“线”的应用尤为普遍。在官帽椅的构成关系中,除座面与靠背板以外,其余所有的构件都表现为某种“线”的状态。“线”有长有短、有曲有直、有方有圆、有粗有细,变化极为丰富。虽然,不同部件所表现的“线”的状态各不相同,但是,它们之间的关系却秩序井然、条理清晰。因此,官帽椅中的“线”既是对比变化的关系,又是和谐统一的关系。

座面攒框装板,椅盘下施罗锅枨加矮佬。腿间安步步高赶枨,管脚枨下有素牙条;搭脑、腿子、扶手、联帮棍等采用八棱体构件,曲中求直,美感立增。官帽椅多用方材或圆材,多边形构型的非常罕见,此椅做工别出心裁,自成一格。椅背立柱、扶手、鹅脖、罗锅枨、矮佬、腿足和脚枨均削成八角形,手工精巧细致,十分罕见。

传统官帽椅是如何制作生产的?(转载)

在官帽椅的构成关系中,除座面与靠背板以外,其余所有的构件都表现为某种“线”的状态。官帽椅中的“线”彼此作用、相互映衬,虽然不同部件所表现的“线”的状态各不相同,但是,它们之间的关系却秩序井然、条理清晰,构建了官帽椅的整体形态特征。

由此可见,官帽椅中的“线”以及它们之间所构成的关系,展现了官帽椅刚柔并济、虚实相生、秩序井然的韵律美。因此,官帽椅的构成美是“线”的艺术。中国文化发展的几千年中,无论是书法还是中国绘画,都讲求线条变化,在此文化背景下的明式家具同样会受之影响。就官帽椅来讲,其直线、曲线以及由线组成的面,更是将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线条变化展现得淋漓尽致。

美的效用说

在中国传统家具的椅子中,官帽椅的设计算最为夸张舒展,而且体形也最为高大。单从制式上来说,官帽椅是明式家具中翘楚中的翘楚。

一把椅子的美感,最重要的取决于它是否能满足人坐的行为、坐的舒适、坐的健康。

在官帽椅中,与之对应的部件分别是:座面、扶手、搭脑与靠背板的组合,它们都反映出上述肢体的形态特征与基本需求。因此,官帽椅的各个构件以及它们之间的构成关系也充分反映了人坐的行为的需要。此例红桥红复刻的官帽椅座高为50cm,不易使腰部感到疲劳,而且前腿下截之间设踏脚板,缓解了活动度的不足。
椅子的座宽为50cm,也比较符合扶手椅的座宽必须≥46cm的标准。

官帽椅的搭脑与靠背板组成“S”型,与人体的脊椎曲线基本相同,搭脑对应颈椎,靠背板则对应胸椎与腰椎,而且搭脑顶端的弧面也与头部的枕骨对应。当人体坐下且人的骨盆与脊椎失去直立状态时,头部的重力可通过颈椎与枕骨分散到搭脑上,胸椎与腰椎也能依托于靠背板的曲面而得到放松。
各构件之间的尺度关系以及功能设置均保证了官帽椅的舒适性。

传统官帽椅是如何制作生产的?(转载)

技艺美

技术的发展与成熟,能促进新艺术形式的产生与艺术效果的表达。“技艺美”也就是在这种技术与艺术完美结合的基础上所形成的美学思想。

在中国传统美学思想中,有着丰富的技艺美学思想,无论是中国传统建筑,还是百工,都在很大程度上属于技术的范畴,其构成形式也表现出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即“技艺美”的特征。在家具结构技术方面,明式家具做到了结构上的合理化与造型上的艺术化的高度统一,这使明式家具具有方中有圆,拼接无缝、线脚匀挺、平整光滑的形态特征。甚至可以这样认为,如果没有这一系列高水平的技术支持,也很难成就明式家具的艺术影响力。

因此,明式家具也蕴涵着丰富的技艺美学思想。而官帽椅所表现出的“技艺美”,也是显而易见的。此例官帽椅的构成形式是技术与艺术完美结合的产物。如:罗锅枨、矮老、牙条等,这些附件不仅增强了家具结构上的稳固性,而且增添了家具的观赏性。

同时还科学地运用各种榫卯,使构件之间的结合不用钉子,完全凭借榫卯的结合技术使家具各构件能有机的结合,并结合得稳固、紧凑、自然,从而产生一种自然、和谐的美。
为追求器型完美,红桥红仿古家具团队曾做出七、八个扶手样板进行比对、挑选;为做足家具气韵,不论构件直径、弧度如何变化,八棱体任意横截面都要求必须是正八边形,不仅为增加美感,更为体现曲中求直,狷介方正之风骨。

看似质朴无华,但手工繁复细腻,处处展现风华,可以说是四出头官帽椅难得之作。

传统官帽椅是如何制作生产的?(转载)

“中和”审美观

“中和”的美学思想是古人成就官帽椅构成美的基础,同时,也是后人解读官帽椅构成美的基础。由于官帽椅的整体结构尊崇对称的原则,因此,它就能取得较好的视觉平衡和自身稳定,同时还增强使用者心理上的安全感。古人将玉视为“中和”美学思想的化身,而玉具有温润的质感,因此,温润如玉也就成为了中国古代对工艺品质感的审美标准。

而官帽椅的表面质感的处理,也受到了这种温润如玉的审美标准的影响。

中轴对称的构成形式,以及它温润如玉的表面质感,使官帽椅表现出一种和谐、安详、端庄、秀丽的形态美,这正是不偏不倚的“中和”审美观的体现。古人理想中的社会是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处在最佳的和谐状态,即所谓“天下大同”,而“中和” 美学思想不但景响着古人的生活行为和社会的发展方向,而且,它还成为了传统艺术、建筑、百工的审美标准。

其貌不扬,却尽是心机所在,是为儒家入世之态;既大有用心,却又一派逍遥洒脱,是为道家无欲无求之度,一把小小的椅子,是中国文人世界观处世观的物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