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檀一腿三牙小条桌制作详解(转载)

导读:
紫檀一腿三牙圆包圆小条桌是如何制作的?

一、珍重材质

中国人有木头情结,而情结最深处无外乎三样:黄花梨、紫檀与红木。

这件条桌便是通体以紫檀为材。

一块好木头,会让你的视觉先于触觉感受它的木性与质感,入眼可见的紫黑色,色雅而古,不施外色,纹理华美肃穆。

桌面攒框平装板,边抹素混面,面下牙条劈料裹腿做,下接罗锅枨,紧贴牙条而设,亦裹腿做。

四角牙头不用板材而用圆棍,承托桌面四角,如此遂成“一腿三牙”之制。

四腿侧分有力,各腿间有跺边及罗锅枨相连,构建和形成了实用稳健的框架结构。

造型虽简单,但观感奇美。

此件原型,正是王世襄老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一书称赞过的“一腿三牙裹腿罗锅枨条桌”

此桌与上例迥异其趣。

牙条劈料裹腿造,罗锅枨与牙条贴着,也是裹腿造。

四角的牙头不用板材而改用圆棍。

桌面喷出较多,四足侧角显著,线条流畅优美,造型轻快明朗。

它的效果是仗透空牙条和裹腿劈料等手法取得的。

紫檀一腿三牙小条桌制作详解(转载)

二、榫卯精造

木作一般分为四大类:即大木作、小木作、细木作和木雕。大木作就是木质建筑大木梁架构,而家具属于小木作及细木作。

小木作源于大木做,在小木作中保留了一些大木作的遗风,其中非常经典的一个例子,就是家具中的“一腿三牙”结构。

“一腿三牙”作为无束腰桌子上的一种结构形式,意为其四条腿中的任何一条都和三个牙子(两侧的两根长牙条和桌角的一块角牙)相接。

在传统牙板的基础上,在腿足上端加了四个45度角向的的第三牙,支撑边抹格角相交之处。

观之,宛如宋明时的楼宇亭阁上托起飞檐的角粱,构件虽小,气韵却疏阔,颇具古建筑的神韵。

细腻造法,则使得它既适合于桌子的结构,使整体结构稳固性大为提高;视觉上又十分美观,堪称雅韵实用。

此外,桌面外喷明显、边抹加宽,如同华盖一般,既加大了边柱冰盘沿的看面,同时又可遮挡四边牙条的上半部,增加了视觉的层次与深度。

下部罗锅枨和边抹贴紧,抬高留空以调和,也加大了桌下空间,端庄之中不失空灵之气息,可谓不沦繁赘。

结构与形式,用材与装饰,恰到好处的达到了高明的相互牵制与制约,让人百看而不厌。

紫檀一腿三牙小条桌制作详解(转载)

三、方圆之间

“圆包圆”是明式圆腿无束腰家具上一种比较讲究的做法,仿效竹家具而来。

家具腿足与四枨相交处高出腿足的表面,仿佛缠裹着腿一样,北京匠师称之为“裹腿做”,在苏作家具产地俗称“包脚”,它是家具中最能体现圆融的造法。

此桌用裹腿劈料,圆形的腿足被圆弧形外轮廓的边抹、垛边、裹腿枨一层层的包裹,在视觉上增加了厚度及层次感,两根枨子在转角处相交,四面交圈。

每根垛边两端均格角并凿透眼,腿足顶端长短榫须先贯穿垛边上的榫眼,然后再与面子四角的榫眼拍合。

而在垛边、裹腿枨与裹腿上,则采用方材做出混面,人们看不到的内面还是方材,是一种“外圆裹方”的处理方法。

方与圆的轮廓、线与面、形与韵、局部与整体的融合处理与极致简洁的造型塑造,并不输给当下所流行的极简风潮。

越古典,同样越相融;越经典,同样越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