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紫檀家具如何“工料相匹”?(转载)

导读:
好马配好鞍,好工配好料,这是中国人在造物上的一个逻辑。

和大家分享一个高档硬木家具鉴别的终极法宝:工料相匹,行家们称之为“工到料到”。

这是一招战无不胜的宝贵法则,它的逻辑原理是运用家具“工”和“料”两者的关系互推来考察和验证家具的真伪。

这一招准确率很高,同时也具有极强的杀伤力,仅适用于高手过招的时候使用,如果初入门就习此大法,很容易走火入魔。

但有一点要说明,“工料相匹”并不是什么旁门左道,而是无数藏家在实践中历练出的精华。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下面我们开始说“工到料到”。

在明清古典家具收藏的体系内,我们虽然多次纠正“唯材质论”的偏颇,但是明清家具的历史和拍卖的指向都无一例外、不可避免地走向唯材论。

我想这是没有办法的,现状即如此,无人能改变。黄花梨、紫檀的家具就是硬通货,拍场通行证,这是由它们的历史文化底蕴及原材料的稀缺性等多方因素决定的。

由此,藏家对于家具材质的判断成为购买入手之前最看重的一个问题。很多藏家对于材质的执念甚至比时间上的早晚还要看重。

黄花梨紫檀家具如何“工料相匹”?(转载)

一件半桌究竟是不是黄花梨,要比它究竟是明晚期还是清早期更加引人关注。

所以现在市场上充斥着很多关于黄花梨、紫檀这些名贵硬木的鉴定要领和宝典。

这些鉴定的方法从黄花梨的颜色、花纹、气味、手感、密度,甚至是通过燃烧、化学实验等等很多方面综合论述来鉴定黄花梨木材的真假,列举地清晰条理,一、二、三、四大点,有条不紊。

很多藏友对这些经验之谈更是津津乐道。

我并不否认这些鉴定方法的可行性与真实性,只是这种鉴别秘诀会把人引向一种牛角尖,比如鉴别秘诀里说,黄花梨有鬼脸,这就导致市场上的人都开始看脸。

举个更形象的例子,我们小时候都在课本里学过中国伟大的四大发明,指南针、火药、造纸术、活字印刷。

但是我们要知道,在中国传统出版业中,几乎就没有用过活字印刷,大部分还是雕版印刷,因为中国的活字是泥活字,不是铅活字,会变形。

这就是误区,一说四大发明,以为古书都是活字印刷的,其实课本上根本没告诉你说古书就都是活字印刷啊,它只是一项发明而已。

同理,鉴别秘诀里只说了黄花梨有漂亮的鬼脸纹,并没有说,是黄花梨就都有鬼脸,没有鬼脸就不是黄花梨啊。

这种逻辑的错位,生活中市场可见。

黄花梨紫檀家具如何“工料相匹”?(转载)

我们家具中木材的花纹情况并不是几句高度概括的语言能说明的,那用过这些鉴别方法还没有底气认定一件家具的真伪时,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就要用到终极大招——工料相匹、工到料到,表面上听起来,就是用一件家具的工艺水平来反推这件家具的用料。

当然,工到料到是一个双向的互推思维,它的实际含金量远远大于此。用家具的工艺制作水平去求证家具的用料,这看上去是一件很不可以思议的事情。

两者风马牛不相及,但是请别忘了中国文化的属性,它非常重视整体的呈现和每个要素的和谐。

好马配好鞍,好工配好料,这是中国人在造物上的一个逻辑。

试想,如果在造物当初就选用了黄花梨、紫檀这些名贵硬木,那么在工艺的选择上势必会选择最好的工匠及工艺。

现在行业内通认的一点是,一件好的黄花梨家具作品,它的工费与材料费是相当的。

由此我们反推,如果一件家具的做工达到了所谓的“黄花梨工”,木材在外观属性上又具有黄花梨的特征,毫无疑问,我们会将这件家具断定为黄花梨家具。

反之,如果工艺粗糙,丑陋不堪,这种家具怎么会是黄花梨呢?如果万一真是黄花梨,那这一万个里漏出的这一个来,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必要收藏了。

很多人都觉得奇怪,别人看纹路,看手感都认不准,凭什么从家具的工艺反倒认出是黄花梨了?

这儿我们要说到一个词儿,就是木头的木性。

如果您有机会进入红木家具厂,就能经常听到老木匠师傅们在刨模板、雕花的时候常常说这样一句话:“这木头性大。”

木性其实就是木头的脾气,说白了,木头是树的尸体,虽然死了,但是它还保留着干湿涨缩,变形、扭曲的本性,以及木质纤维的生长密度等等诸多因素。

木头性大,雕刻时则不易下刀,容易崩茬,做出成品以后,遇冷、热、干、湿环境的变化会产生比较剧烈的变化,大裂、大扭、大胀、大缩。

更简单的例子就是竹子,它的纤维是纵向生长的,所以我们劈竹子都是竖着劈,横着砍肯定不讨好。

而黄花梨、紫檀恰恰就是性小的木材,横竖斜歪,无论哪个方向下刀基本都不会有崩茬的现象。

所以,一件雕刻极其繁缛的家具,很大可能上是用木性极好的木材雕刻的,如果再辅以其他材质特征,我们大致可以断定为紫檀木,而雕刻的工法即为紫檀工。

确切来说,紫檀工诞生于清代宫廷造办处,我们也习惯称为乾隆工。宫廷匠人利用紫檀的天然优秀木质,不惜工本,设计制作出了一批艺术品级的精美紫檀家具,后人把这些家具体现出的精细做工称作“紫檀工”。

一个简单的例子——故宫太和殿的紫檀龙柜。

云龙纹雕刻繁缛,生动灵活,这样的工艺用在质地细密、可塑性极好的紫檀料子上是极其相称的。

而且这样的重器用其他木材制作也体现不出应有的审美效果。

工料相匹的具体含义非常广泛,以上我们谈及的用工艺反推材质,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而已,而家具的形制与气韵则是工料相匹的另外两个方面。

说到家具的形制,首先您要对古典家具的六大类形制有着非常熟悉的掌控,以及清式与明式的分别,甚至是广作、苏作、京作等各个流派的艺术特点。

如果一件家具在形制上不过关,不达标,那么用材是黄花梨紫檀的可能性极小,如果是黄花梨,也确无收藏必要。

而家具的气韵则更不好掌握,它涉及到家具的各部分比例、搭配、协调等各个方面。这也就是王世襄先生说的:望气!

对于“望气”,王世襄先生在《锦灰三堆》中有一篇论文做了专门讲述。气韵和器型是时代的反映,人脱离不了时代的大背景,只要你把握住时代气息,再有能力、再狡诡的造假者,也难以超越历史,完整复现当年的气韵。

“望气”之准,道理即在于此。

“望气”其实是中国人讲的“形而上”,而做工、工艺则是“形而下”,但是,通过“形而下”的做工窥探来“形而上”气韵从而完成古典家具的鉴别,这不失是一个有效的途径。

黄花梨紫檀家具如何“工料相匹”?(转载)

再举个例子——紫檀嵌黄花梨插屏。

这件插屏做工非常好,只是神韵上稍差了一点。因为屏心并非原装,在雕刻及线脚处理上并不一致。

仔细观察,插屏中间绦环板的阳线起的稍宽,和外面的屏框不相称,且两条阳线的距离也稍近,给人一种逼仄感,所以这种东西的神韵就稍欠那么一些。

不过整体来讲,这件东西还是典雅大方的,色泽沉穆,气息宁静,是一件很不错的藏品。

“工料相匹”是对材料和工匠的双重考验,我们能从“工”反推“料”,遇到好的料子,人们也必定会选择好的工匠来做,工料相衬才能称得上是精品。

工到料到,它会帮助您在众多的家具中做出最好的选择。

最后再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王世襄先生看拍卖图录非常意思。他不像大多数人一页一页细看,而是像魔术师洗扑克牌一样,从图录第一页起“唰、唰、唰”地直捊快过到最后一页,反复两三遍,看一本图录加起来大概也用不了五分钟,中间突然看到中意的便“啪”地一下按住,一定是一件不错的好东西,其速度就是如此之快。

这种功力是我们现代人无法企及的。我们还是从当下做起,一件一件地看,一件一件地玩味,请记住:工料相匹、工到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