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种传统坐具工艺解读

导读:
中式庭院的布置离不开坐具的陈设,陈继儒《小窗幽记》里描绘的:“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正是文人在庭院中的悠闲生活写照。

然而,每个文人的性格喜好不同,精神追求也不同,这些不同就使得主人对于庭院的设计更具有独特性。那么,中式庭院里常见的坐具有哪些?它们又代表着主人怎样的思想境界呢?

圈椅,开放的天性、包容的胸襟尽在其中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中式庭院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清幽、雅致,这一点从庭院的布置中可窥探一二。几块山石前簇后拥,石上缠绕着细密的青苔;白墙上婆娑着娉婷的竹影,与摇晃的挂灯相映增加自然朦胧的禅意……

开放而包容,是中式庭院的特色,也是中国文人的特色。圈椅,无疑是热爱自由的文人在庭院中最适合的家具。圈椅造型为上圆下方,外圆内方。暗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品德,虽在处事上有所圆滑但却内在有所坚持。

圈椅最明显的特征是圈背连着扶手,从高到低一顺而下;座靠时可使人的臂膀都倚着圈形的扶手,感到十分舒适,颇受人们喜爱。明代圈椅造型古朴典雅,线条简洁流畅,放在庭院更增雅趣;清代圈椅造型华美繁复,加入了漏雕扶手、托泥和龟足,放在庭院中却略显严肃。

1、净料加工。

按照已画好的圈椅各零件上的榫头、榫卯及槽口的具体位置尺寸,在设备上进行开榫、打眼、铣槽、铣形、磨光加工。

1)开榫加工。

主要加工圈椅的前后腿、面边、联邦棍、前后枨、山枨、圈扶手、圈中节、圈上脑、前横券口、前立券口,山横券口及山立券口要开榫加工。

根据各零件榫头的尺寸大小及形状调整开榫机的靠尺、锯片及刀轴之间的距离,夹紧所要开榫的零件。对圈椅各零件的榫头进行开榫加工。

4种传统坐具工艺解读

2)打眼加工序。

圈椅中要打眼的零件有:圈椅的前后腿、前后面边、抹头、圈扶手、圈中节及圈搭脑。根据所圈椅各零件上的榫眼大小及榫眼深度选择钻头的型号,并调整钻头与工件的位置。进行打眼操作。

3)铣削加工。

根据圈椅零件上槽口的位置、深度及工件的厚度来选择铣刀的型号,并调整铣刀的位置。根据椅圈、面心板拼板(三块)、面边、抹头、前枨、山枨、后枨、前后腿及联邦棍的截面形状及厚度来选择与之对应的铣刀,并调整铣刀的位置。对零件进行铣削加工。

4)磨光。

工序步骤根据零件的型面选择不同的磨光方式。平面型面选择磨光机,而曲面型面则选择手工或曲面砂光机。圈椅的各零、部件的型面可分为三种:第一种是完全由平面型面构成的零件,如圈椅的前后牙板、面心板、前横券口、前立券口、山横券口及山立券口;第二种是完全有曲线型面构成的零、部件,如圈椅的椅圈、联邦棍及靠背板;第三种是由平面型面和曲线型面相结合构成的零件,如圈椅的前后腿、前枨、山枨及后枨。对于第一种型面的零件应选择平面磨光机进行磨光,第二种应该选择手工磨光或曲面砂光机,第三种应该先进行平面磨光再进行曲面磨光。

2、零部件雕刻。

雕刻是一种古老的装饰工艺,其工艺手法主要有阴雕、阳雕、圆雕及透雕。阴雕又称阴刻或沉雕,常以文字或梅、兰、竹、菊等图案的形式见于屏风、隔扇门、牌匾、橱柜、箱匣等家具的装板雕刻;阳雕也称浮雕,有深浮雕和浅浮雕之分,前者常用于建筑的装饰雕刻,后者则常见于家具的装饰雕刻;圆雕又叫立体雕,是一种具有三维空间艺术感的雕塑艺术,作品常以为题材,佛像、神仙、珍禽异兽、花果等方面;透雕,南方又称通雕,有立体透雕和平面透雕之分。

4种传统坐具工艺解读

圈椅装饰纹样雕刻的工序步骤:

1)拓样,用硫酸纸在图纸上将装饰纹样按1:1的比例拓下来。

2)制粗坯,先把绘好的装饰图案画样用浆湖(液体状)将其粘贴在所要雕刻零件上,晾干,最后,根据装饰纹样曲线的走向及其弯曲度选择不同型号的铲、凿、镂铣机等工具将零件上卷草纹样的大体轮廓整出,即成粗坯。

3)锯轮廓,按照画样用钢丝锯锯出前、山券口的外轮廓线。该圈椅靠背上的雕刻属于浅浮雕,故没有锯轮廓这一工序。如果其是透雕的话,就应该用钢丝锯锯出雕刻纹样的内轮廓线。

官帽椅,承载文人精神世界

人们对于官场有着几千年的执着,《论语·子张》说“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学而优则仕。”中式庭院里的官帽椅就是对这种官场文化的崇拜的展现,它们不仅仅是为了美观,更诉说着主人的抱负或自诩。

明清坐具中最具“官场”性的一个是放在厅堂的太师椅;另一个就是适合多个地方的官帽椅。官帽椅采用了宋代官帽的造型,其文化内涵自然也是和宋朝的官场文化有很大关系的。

南方地区此类形制的椅子多不出头,谐音“难出头”,又称为南官帽椅,及至后来,南官帽椅慢慢的衍生出“隐士”、“大儒”的代表文化;而北方地区的多是“京官”,在天子脚下,升迁的机会更高、油水更足,又因“四出头”与“仕出头”谐音,因此就用了四出头形制,称为四出头官帽椅。

绣墩,好一段红袖添香的风流佳话

建筑与家具、环境的协调是文人雅士所重视的,它不强调流光溢彩的奢华,而以朴实高雅为第一,深信“景隐则境界大”。中国古代文人决不因为有了独善其身的园林,有“无事此静坐,一日如两日”的官帽椅就作罢,他们还需要有才子佳人的风流佳话。

绣墩之用在文人生活空间里,代表着“柔”的一面。绣墩的韵味不仅仅在于形制的秀美与工艺的复杂,更多的是其自身所散发的女性气韵,它不同于其他方正、威严的“男权”坐具,而是充满了女子的柔和与婉约。譬如《雍正十二美人图》组画之“观书沉吟”里,画中神态贤淑的汉装少妇就坐在绣墩上,读诗沉吟。

4种传统坐具工艺解读

交杌,洒脱不羁的旷达高士

同样是文人,有的喜欢追求名利,有的喜欢红袖添香,也有的喜欢隐逸山野。洒脱的文人,追求雅致却不苛求极致,小小的一方庭院,将自己喜欢的花草树木全都放进来,看起来杂乱,却是内心所追求的洒脱自在。

对于旷达的雅士来说,不需要圈椅、官帽椅等“高大上”的椅具束缚己身,也不需要绣墩这样绵柔的椅具来软化身心,几张小小的,能够自由移动,随手取用的交杌就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