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具涂料大揭秘,真涨知识了!

导读:
从著名的古代漆器到现在家具的喷涂都离不开“漆”,漆——也有大学问!

木器漆是指所有用在木制品上的涂料,我们建议分为水性漆、油性漆和木蜡油三大类。木蜡油的作用原理与前两类有很大不同,因此会在后面单独介绍。 

1、水性木器漆

A,水性木器漆的初级产品以丙烯酸为成膜物质,耐磨性和抗化学性能较差,光泽度一般,但成本较低且技术含量不高。

B,中级产品是以丙烯酸与聚氨酯的合成物为主要成分,加强了耐磨性和抗化学性能,成本适中,接受度比较高。 

C,聚氨酯水性木器漆,耐磨性能可能超过普通油性漆,但价格较贵,是高端产品。

水性木器漆比油性漆的VOC含量要低很多,不仅对环境影响小,对施工人员和使用者的健康都有好处。但是,木器涂料市场仍然是以油性漆为主。有分析认为三个因素制约了水性漆的发展:一是性能,二是施工条件,三是价格。当代涂料工业发展都遵循“4E”原则,即经济(Economy)、生态(Ecology)、高效(Eenergy)、性能卓越(Efficiency),但在木器涂料领域,水性漆所占份额仍然非常有限。

我国政府长久以来对产品安全领域实行低标准,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直到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因为质量问题导致的大量外贸纠纷才倒逼政府做出某些改进,这也是水性漆不能获得广泛应用的重要原因之一。2007年世界最大的玩具公司美泰宣布召回96.7万件由中国佛山市利达公司贴牌生产的玩具,原因是玩具涂料中含铅成分过高,利达公司一下子陷入了困境,中国玩具安全问题又一次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

家具涂料大揭秘,真涨知识了!

玩具是直接与人体特别是儿童密切接触的产品,因此玩具涂料的质量标准应当是最高的。但是我国首部《玩具用涂料中有害物质限量》直到2010年10份才正式实行,规定了玩具用涂料中铅含量≤600mg/kg(美国的标准是90mg/kg)、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720g/L,苯含量≤0.3%,甲苯、乙苯、二甲苯≤0.3%,以及8项可溶性元素、六类邻苯二甲酸酯的限量要求,这才使玩具产品中水性漆的比例有所提高。

2、油性木器漆

A,大漆,参见本文第二段。 

B,清漆(varnish),又名凡立水,清漆曾是家庭装修中最常见的漆种,原因在于它对施工的要求不高,无需专业人员就可以操作。清漆的流平性很好,出现了漆泪也不要紧,再刷一遍,漆泪就可以重新溶解了。清漆具有透明、成膜快、耐水性等特点,缺点是涂膜硬度不高,耐热性差,在紫外光的作用下易变黄等。

硝基漆(NC漆)是比较常见的木器及装修用涂料。硝基漆的主要成膜物是以硝化棉为主,配合醇酸树酯、改性松香树酯、丙烯酸树酯、氨基树酯等软硬树酯共同组成。一般还需要添加邻苯二甲酸二丁酯、二辛酯、氧化蓖麻油等增塑剂。溶剂主要有酯类、酮类、醇醚类等真溶剂,醇类等助溶剂、以及苯类等稀释剂。硝基漆的特点是干燥速度快,涂膜光亮滑爽,具有良好的施工性和可修补性。但硝基漆漆膜的耐热性和耐化学腐蚀性不如聚氨酯漆(PU漆),遇到高湿天气施工时还容易泛白。

D,聚氨酯漆(PU漆)即聚氨基甲酸酯漆,是我国家具业中使用最广泛的漆种,综合性能比较优异,但因为不太环保,在欧洲基本已经淘汰。它漆膜强韧,光泽丰满,附着力强,耐水耐磨、耐腐蚀性。被广泛用于高级木器家具,也可用于金属表面。其缺点主要有遇潮起泡,漆膜粉化等问题,与聚脂漆一样,它同样存在着变黄的问题。

E,聚酯漆(PE漆)是用聚酯树酯为主要成膜物制成的一种厚质漆。聚酯漆的漆膜丰满,层厚面硬。聚酯漆施工过程中需要进行固化,这些固化剂的份量占了油漆总份量三分之一。这些固化剂也称为硬化剂,其主要成分是TDI(甲苯二异氰酸酯/toluene diisocyanate)。这些处于游离状态的TDI会变黄,不但使家具漆面变黄,同样也会使邻近的墙面变黄,这是聚酯漆的一大缺点。 

F,紫外光固化木器漆(UV,Ultraviolet Curing Paint),UV漆是以油漆的固化方式命名的,它是通过机器设备自动辊涂、淋涂到家具板面上,在紫外光(波长为320-390nm)的照射下促使引发剂分解,产生自由基,引发树酯反应,瞬间固化成膜。UV漆是油性漆中最环保的品种之一,在国外,特别是欧洲,几乎每一家上规模的家具生产企业都拥有至少一条以上完整的家具UV漆涂装生产线,这时,产品从砂光、填充、封闭、着色到底面漆的涂装干燥,均一次性不间断地涂装完成。

3、乳胶漆

在装修中,只要是涉及到墙面的问题,大多离不开乳胶漆。乳胶漆(Emulsion Paint)是水性涂料的一种,它主要由五种成分构成:一是水;二是乳液,这是一种类似白胶的东西,起附着的作用,为乳胶漆的核心成分;三是颜料;四是填料;五是添加剂,如防起泡剂、防冻剂等。

农村使用的墙面涂料大多是初级产品,耐候性能一般。 

乳胶漆产生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在此之前,人们普遍使用石灰水和一种叫做“大白”的刷墙粉,六十年代兴起的可赛银,七八十年代普遍使用的107胶、106胶,这几种都是早期使用的水性涂料,这些初级涂料的共同的缺点是易起皮、粉化、表面粗糙无光泽,也不具备防水、耐污这些基本的墙面保护性能,更谈不到色彩、环保等要求了。

乳胶漆具备了与传统墙面涂料不同的众多优点,如易于涂刷、干燥迅速、漆膜耐水、耐擦洗性好等。

乳胶漆的主要成分是无毒性的树脂和水,不含铅、汞成分。在涂刷过程中不会产生刺激性气味,不会对人体、生物及周围环境造成危害,运输贮存不存在爆炸和火灾的危险问题。乳胶漆的环保指数最重要的是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的含量。国家标准规定,每升乳胶漆中VOC含量不能超过200克,大部分品牌都可以达到这个标准。

家具涂料大揭秘,真涨知识了!

4、钢琴烤漆

钢琴烤漆是将漆膜保护效果发挥到极致的一种涂料作法,工序非常复杂。首先,需要在木板上涂腻子,作为喷漆的底层;将腻子找平后待干透,抛光打磨光滑;然后反复喷涂3-5次底漆,每次喷涂后,都要用水砂纸抛光;最后,再喷涂1-3次亮光型的面漆,然后使用高温烘烤,使漆层固化。

与普通的高亮喷漆相比,钢琴烤漆有两个本质的不同点。第一,钢琴漆有很厚的底漆层,实际上,真正钢琴漆的表层,如果用力敲碎,是会像搪瓷一样碎裂的,而不是像普通的漆层一样剥落的;第二,钢琴漆是烤漆工艺,而不是喷漆工艺,经过了一次高温固化过程。

由于这种差别,所以,与普通的喷漆相比,钢琴漆在亮度、致密性特别是稳定性上要远远高得多,如果不发生机械性的损坏,钢琴漆表层经过多年后依然光亮如新,而普通的亮度喷漆早已氧化渗透不复旧观了。

汽车面漆的主要品种是磁漆,国外大多采用了水性面漆,国内基本上还处于溶剂型汽车面漆阶段 

钢琴烤漆是一个经常被误用的词,由于真正的钢琴烤漆成本非常高昂,市面上充斥的所谓钢琴烤漆实际上是“聚氨酯漆(PU)喷漆”工艺。这种漆和钢琴漆的面漆成分(钢琴漆使用的喷漆为“不饱和聚酯漆(PE)”)是很接近的,但与钢琴漆工艺相比,这种工艺没有喷涂底漆,也不是烤漆工艺,没有经过高温固化过程,而聚氨酯漆本身的稳定性也不如不饱和聚酯漆。其实际成本比真正钢琴烤漆要低很多,我们所见的绝大多数“钢琴漆”都是这一种。

5、木蜡油

木蜡油的主要成分是亚麻籽油、蓟油、向日葵油、豆油和巴西棕榈蜡,作用的原理相当于对桐油+蜂蜡传统组合的改进。其中油的成分能够渗透到木材内部,对木材进行滋润保养,体现出木材的天然质感与纹理;其中的蜡成分与木材纤维牢固结合,阻止液态水渗入木材里,并增加了木材表面的硬度与光滑度。木蜡油的主体构成是植物油,调色则用氧化铁等颜料,从原料上杜绝了苯类、甲醛等有毒有害的挥发物,其环保性能因此超过了水性漆,而且无论从制造还是从使用的角度,木蜡油消耗的环境资源更少,对生态和健康更有好处。

不再通过全封闭的漆膜来保护木制品,是木蜡油来给涂料业的一次创举。经木蜡油处理的木材不仅拥有独一无二的天然纹理,而且可以提供一种肌肤般的触感,而通常的油漆会在木材表面形成一层塑料般的漆膜,使得不论何种木材,摸起来都是冷冰冰的高分子材料

木蜡油处理的木制品与人更为亲近,施工操作都很简单,只需用刷子或干净的棉布擦拭1-2遍,晾干后用百洁布稍加打磨抛光就完成了。对任何人来说都没有技术难度,非常适合DIY,这会让家具的维护和保养成为一件健康快乐的事情。

评判油漆效果会比较强调漆膜的硬度和耐磨性,但是木蜡油的抗磨原理与之不同,可谓一刚一柔。聚氨酯漆的漆膜虽硬,看起来平整光亮,使用过程中容易留下划痕,且难以修复,十年后可能已不忍目睹,这时唯一的办法是请专业人员将漆膜全部磨掉重新上漆。而木蜡油渗入木材表面,反其道而行之,利用木材本身柔性来抗磨,不会有明显的划痕,极易修复,自己动手即可,这样用上几十年丝毫没有问题。孰优孰劣,见仁见智。

家具涂料大揭秘,真涨知识了!

巴西棕榈蜡是从生长于巴西东北部的棕榈树叶上提取的应用最为广泛的天然植物蜡。 

使用木蜡油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健康环保及天然质感,但它的应用仍然是有局限的。木蜡油的保护原理决定了它只适用于实木,对于市场上大量使用的木工板、密度板,夹板等等,木蜡油无法发挥它的效果。即使是实木,木蜡油用在不同种类的木材上效果也不尽相同。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木蜡油是无法遮丑的,甚至还会加深木材本身的色差。这一点可能是大部分家具品牌不愿使用木蜡油的主要原因。但是在我们看来,这个缺点也是它的优点。木头是天然材料,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当然不只是完美的纹理,还会有树节、树瘤甚至虫蛀的痕迹,如果我们怀着敬畏的心态来看待,善加利用,不仅能够美化生活,还会帮助我们映照出理解生命形态的路径。

结语

理想涂料的探索之路曲折而漫长。沿用千年的大漆,一直被视为理想涂料的代表。然而近百年来化学工业的发展进步,以及社会需求的多样化,导致了大漆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现代涂料产品得到广泛应用的同时,人类对环保和健康问题也越来越重视,推动着溶剂型涂料向水性体系过渡。上世纪80年代,木蜡油在欧洲出现并很快流行起来,它满足了人们追求天然的内在需求,真正回到了早期植物涂料的传统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