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式家具的漆作传统工艺

导读:
  漆是中国的土特产,漆艺的成就同样体现了传统手工艺的卓越水平。明清漆家具除了同漆器一样运用各种各样的漆作工艺如剔红、螺钿、描饰、彩绘、犀皮之外,在江南细木工家具出

漆是中国的土特产,漆艺的成就同样体现了传统手工艺的卓越水平。明清漆家具除了同漆器一样运用各种各样的漆作工艺如剔红、螺钿、描饰、彩绘、犀皮之外,在江南细木工家具出现之后,硬木家具主要采用揩漆工艺,它成为苏式家具制作不可缺少的一道工艺程序。

明黄成《髹饰录》“单素第十六”中记载:“黄明单漆,即黄底单漆也。透明鲜黄,光滑为良。”杨明加注称:“有一髹而成者,数泽而成者……又有揩光者,其面润滑,木理灿然,宜花堂之瓶卓也。”杨明系嘉兴西塘人,杨注为天启五年(1625),已是苏式家具生产的兴盛时期,说明当时江南木制家具采用揩光的工艺是确实不误的,这种揩光与后世的揩漆应该有着一定的关系。

苏式家具的漆作传统工艺

现在不少出版物中介绍的明代或清初制作的明式家具实物,完全看不到这种髹饰揩漆的痕迹,甚至已做过所谓“颜色活”的加工而烫了蜡,似乎明式家具都是采用了上蜡或烫蜡工艺之后,才光亮莹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很大的失实。明清苏式家具,从来没有做过烫蜡,江南民间也不知有什么烫蜡,而只有揩漆。我们对被烫了蜡的明式家具遗物不能不细加辨认,有的可能是由于年长日久,原有漆饰褪尽,为了恢复旧物的光泽,流传到北方后被北方工匠打了蜡;有的原本就是北方生产的仿明式家具,从来就没有揩漆;还有的则是近代或现代古董商的仿制品,尤其是那些与苏式风格接近而看不到一丝一毫经过漆饰工艺制作加工的所谓“本色”硬木家具,特别需要明察真伪。

苏式家具的漆作传统工艺

传统手工艺制作的演变过程是一个历史的过程。在从漆饰家具发展到硬木家具的过程中,硬木家具应是渐渐地替代漆饰家具的,故漆饰家具在明代仍然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而且价值也大大高于硬木家具。对研究苏式家具最具重要意义的《长物志》,其作者文震亨也依然是常常眷恋于漆饰家具,对一些高雅精美的传统古旧漆家具的评价,甚至比采用文木制作的家具更高。编撰于1562年的严嵩父子家产清册《天水冰山录》,是研究明代物质文化的一部重要文献资料,其中记载的漆饰家具,无论在数量与价位上都占绝对的优势。这些都告诉我们,在明代家具中,漆家具似乎依旧是主流。

由于苏式家具采用揩漆做法,因此传统漆艺中的“做底”显得特别重要和讲究,在明清旧家具中常会见到这种残留的痕迹。在颐和园展出的园藏宫廷家具珍品展中,有一件花梨木半桌,现在表面也被烫了蜡,但蜡层下有的地方有明显的脱落,仍可看到“苏做”的大漆底。有人认为黑色是后人染上去的,这只能是一种猜测。据园中修复工厂的匠师说,此桌是颐和园珍藏家具中一件典型的苏工家具,呈现的黑色就是原有陈旧的漆色。

苏式家具的漆作传统工艺

对于漆作的留痕,我们可以从苏式家具的后背、底板以及其他一些“背布”的做法中获得信息。采用这种手法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板材收缩出现隙缝,如在椅子座面的底部、面框与牙板交接处、桌子桌面的背面及面框与牙板交接处都以漆灰填缝,糊上麻布,再涂漆。这种工艺在江南地区一直流传着,至今在有些山村乡间仍能看到。作为苏式家具的传统手工艺特征,在这里有必要特别加以说明和记述,因为不少旧家具在修复中,这些特征都被损坏甚至人为地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