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具“油改水项目”三座大山

导读:
“环保选项”是企业性命攸关的必选题,而家具行业的“油改水”项目更是面临多重考验。本文就家具的油改水的困难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关解决办法。

2014年9月份

发改委、财政部与环保部发布了《关于调整排污费征收标准等有关问题的通知》;

2015年1月1日

开始执行的“史上最严”新《环境保护法》;

2015年1月27日

财政部对涂料征收消费税(适用税率均为4%);

2015年家具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环保选项”是企业性命攸关的必选题!

 

家具“油改水项目”三座大山

 

鲁班园定位为家具“新材料、新方法、新工艺”的“三新平台”。在企业调研中,我们发现不少老板在这紧要关头,还处于“清谈”与“观望”状态,甚至有人冷冷地对我说,“放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换一种漆吗”?

于是,我们思考能否将“科技下乡”的概念导入家具业。在与国内水性漆方面最著名的组织“水性平台”协商后,我们形成“全国巡回演出、环保科技下乡、还原车间现场”的思路,及与“水性平台”等专业平台进行合作,将水性漆等方面的成熟“新工艺”打包,直送主要家具生产基地,提升中国家具的环保水平。

最近,我们就“油改水”——油性漆改为水性漆技术方面的问题,请教了原“亚太传媒”旗下《中国涂料报》的主编王文国先生,王先生给我们解释了“油改水”项目,并给我们描绘了“油改水”要渡过地种种难关。

 

家具“油改水项目”三座大山

 

一、大山一,钱从什么地方来?

“油改水”项目首先意味着设备的更新,而不少设备是国外制造的,这是一笔投入。以北美橱柜外销龙头老大——上海白玉兰为例,他们的5套设备共花掉人民币8000万!对绝大多数举步维艰的中小型家具企业,这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

据熟悉白玉兰橱柜环保技改人士透露,有钱不一定能办成事,老板还有要耐心。沈忠民先生(白玉兰董事长)用了五年时间才“真正”完成了技改项目,而关键的两年基本上都是与涂料工程师、设备工程师“泡”在车间。一方面要解决技改问题,另一方面还要解决生产问题。

中小企业如何办?

鲁班园将与“水性平台”一起,对沈忠民先生进行专访,报道白玉兰橱柜“油改水”技改项目中的艰辛历程,让企业家在项目启动前做到心中有数,敬请期待!

二、大山二,水往哪里去?

油性载体挥发性强,易干燥。水性涂料中的载体是水,易渗透到木材中,从而影响稳定效果,因此,让家具表面的涂料迅速干燥就成了“油改水”项目关键难题。不同企业的解决方案各不相同:白玉兰的方案是“冷红外”,利用玻璃隔热效应,研究出30秒将家具表面漆干燥的技术,并为此申请了专利;嘉宝莉的解决方案则为“微波红外耦合干燥技术”。

“水往哪里去?”的第二层含义是污水的处理问题。据介绍,百强已投资了近2000万元用于购置环保设备。

三、大山三,水性漆能不能循环用?

目前,水性漆的组分来源依赖外国公司,价格昂贵,在国内替代品稳定上市前,我们是无法期待其主动降价的。控制单位面积涂料成本的最有效方法,就是通过有效的回收技术,循环使用水性漆,提高产品利用率。据介绍,白玉兰的水性化喷漆的平均有效利用率已达79.5%。

79.5%是什么概念?王文国先生对此解释说,油性涂装的利用率一般为40%,白玉兰的利用率近80%,是其两倍,这意味着他们单位面积水性漆的成本与油性漆成本相似。水性涂装产品的销售价格高,白玉兰的盈利空间可想而知。

 钱太多、水难干、漆难收……“油改水”技改项目的三座“大山”。王文国先生介绍,除了三座“大山”外,还有各种“小山”与“土丘”。白玉兰这样实力雄厚的企业,沈忠民这样志在必得的老板,“油改水”项目的实施都如此之难,对于中小型企业来说……如何推翻三座大山、各种小山与土丘,这是家具行业未来几年一个不小的难题。    

鲁班园有以下几方面建议

1、政府要支持

如靠发几篇红头文件,就能解决环保问题,那就低估了政策实施的复杂性。政府或专项配套资金,或提供补贴,协助企业技改成功。

2、企业要抱团

中国家具产能严重过剩,这也是一次专业化改造,详细未来会出现一些专卖的“水性漆”或其他环保车间,统一为其他企业做环保配套服务。

3、平台要务实

中国太大,各地气候条件不同;家具企业太多,产品种类太复杂;环保涂装涉及到的环节太多(涂装原料、涂装成品、涂装设备、家具企业)……我们一方面需要很多像“水性平台”这样的优秀平台按部就班地做环保启蒙,另一方面也需要一些公司一步一步地现场落地。

4、成品(原料)要作为

涂装成品、原料企业是这场变革中的最大受益者,应该主动有所作为。具体方向为:1、游说政府部门,为家具企业谋取各种政策与补贴;2、投资做好对中国消费者的引导工作,让他们愿意为环保健康买单;3、与涂装设备厂家做好配套,督促他们开发出更有效,更经济实惠的设备;4、加强科技开发,努力降低原料与成品的价格……打造健康的涂料生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