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导读:
万家园木业,木门行业第一家进行“油改水”的企业。本文对王绍新先生(万家园木业总经理)、孔召兵先生(奇奥斯木器漆)、唐秀斌先生(汇龙涂料万家园项目应用工程师)的采访,了解了他们的油改水项目是如何进行的。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摘要:万家园木业,2年6000万完成了南北2厂的重新布局,并完成了5个车间、7条UV线的环保技改,成为木门行业第一家进行“油改水”的企业。本文通过王绍新先生(万家园木业总经理)、孔召兵先生(奇奥斯木器漆)、唐秀斌先生(汇龙涂料万家园项目应用工程师)的采访,尝试部分还原技改项目的现场。

引言:万家园木业并不是一家规模最大、品牌最响的木门企业,但讲她是一家科技含量最高的木门企业,这一点也不过分:她是第一家完成环保技改的木门企业、她是中国林科院授牌的木门生产技术研究中心、她是中国林产工业协会的水性漆项目的试验基地、她是第一家董事长拥有2项门业专利的木门企业、她是第一家提出“木门就是细节”的木门企业。

化工是山东淄博的支柱产业之一,地方政府对环保的要求并没有京沪江浙一带严格,为什么万家园急于启动环保技改项目?他们在技改过程中遇到哪些问题?有哪些值得借鉴的经验体会......带着这些问题,我到了山东淄博,参加了中国木材与木制品协会与万家园联合举办的“新常态下企业管理与产业升级的高峰论坛”,并对万家园提出采访申请。

由于主要领导人在出差之中,本次采访并不太利,但我尽最大努力,找到部分当事人员,还原当时的现场。如果本文能对家具业、木门类的企业家有点帮助与启发,那我们的这场辛苦就没白费。

本文没有接收任何涂装、设备企业的赞助,所写均是自己的所见、所闻与理解。由于现有资料有限,加上本人非涂装专业人士,文中可能有一定倾向,请各位读者相信自己的判断。

一、技改是一种意志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王绍新:业务好的时候,你怕耽误赚钱,不忍心技改;业务差的时候,你怕花了钱之后,没有订单,不敢技改。大多企业的领导就这样“前怕狼、后怕虎”,错失了时期。

现在是“新常态”了,政府三令五申,有人就是不敢技改,这是意志问题。什么是新常态?我的理解就是用平常心做好自己的事,少做点营销,把产品做好。

万家园在木门行业,规模不是最大的,但在做好产品方面,我们的意志是最坚决的。我们讲“万千细节、为你打造”,对于木门来说,环保就是最大的细节!你的门都不环保,花那么多钱做广告有什么用?

这次来参会的企业,有些人到现在才开始论证要不要“油改水”,才开始项目考察。在2年前,我们的南北2厂5个车间7条UV线的方案已经确定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媒体评价万家园在环保方面领先中国木门业最起码2年,并不过分。

  二、“油改水”是企业的一次整体升级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王绍新:油改水并不是单纯的环保技改,而是企业的一次整体升级。

一个问题会是与其他问题联系在一起。水性漆是水为分散剂,谈到水,“干燥”就是一个问题,涉及车间的温度与湿度。

对万家园来说,湿度问题好解决,您看我们的车间都布有水道,而温度就是一个问题。9月份之后,淄博的天气就开始冷了,提高车间的温度就需要能源,我们已经是用电大户,每天我们的电费就要3万。我们用的是土方法,车间供暖、自然干燥。

我们全厂都用的荷兰HJ除尘设备,回收的木屑粉尘,用与锅炉燃烧,产生的暖气直送车间与烘房,整个车间都安装了暖气片。(唐秀斌补充:我来万家园十年,有6-7年没有看到他们买煤了。)

万家园油改水成功后,不少同行来参观。大多人只关心我们用什么涂料?买什么设备?用什么木门软件?我还听见有人悄悄议论,他们设备也不过如此。

每年,在外面参观,我们都要求自己的人虚心向人家学习,并与人家比较。一次参观,能学到一点,回家用得起来,那么这次出差的钱就能赚回来。

这次参观时,我遇到一个人,他问了几个问题:你用锅炉吗?烧的是什么?你们车间为什么不高?为什么不许开窗?为什么开这么多道门?有这么多回廊......一听这些问题,我就知道他是高人,真人面前不能说假话。

我对他说,如果向上发展,就要重新制定消防方案,每层都要消防投资;房间矮,不开窗,是考虑到房间的暖气;设计这么多的回廊与门有两层含义:雨、雪天工人不要打伞就能进车间,保证车间有序;万一遇到紧急情况,六扇门全打开,工人能在极短时间内撤离;这次参观线路没有安排锅炉,围绕提高热利用率,锅炉方案不知道改了多少稿。现在如果你去看锅炉,木粉与热空气充分混合,像两条火龙……热的效率很高!

2013-14年,我们去国内的主要木门厂参观取经。(唐秀斌补充:2013年汇龙带队组织参观了兄弟、华鹤;2014年,参观了大自然、一木、彬城、彬圣)。我们借助技改将自己的生产流程重新梳理一下,吸取了兄弟厂的不少好的做法。

三、关键设备重要,设备的组合更重要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王绍新:很多人的万家园参观,可能有这样的印象,万家园的设备并不怎么样,还不如我们呢。

看到人家用什么,我也买什么;你推销什么,我就去买什么,那是简单的拿来主义、买来主义。

我明白自己要什么。所以,我们只买万家园需要的设备,而不是买你要推销的设备。一般来说,我把自己的工艺讲给对方,告诉他们我要什么,请他们量身定做我们的设备方案。

比如说,我们UV辊涂用的是台湾丰巧的流水线,面漆用的是台湾的静电涂装设备,但内部的喷枪我们用的德国克姆林枪,一把枪就要四万多。

再比如说,常规产品,我们用德国金田豪迈的全自动加工中心来加工,精度高,速度快,效率高;柜类无法使用加工中心,我们就人工半自动化生产;花格类产品则分到一个车间来制作;所有实木线条料,都在德国威力四面刨配备德国蓝帜刀具来加工,德国刀加工的线条光滑、无毛刺、精度高,无需打磨即可喷漆;所有门扇扣线全部采用高频机组装成一体,确保扣线对接处不会开裂,这样既保证了门扇无钉眼组装,同时提高产品的美观度;所有的产品砂光,都在台湾振萧砂光机上,砂光精度在5丝之内......

我们重视关键设备,更重视抓关键设备的组合。为什么这样说呢?购买设备容易,花钱就可以了。木门是一复杂流程,各个工艺间如何连接,这是要动脑筋的。

比如说,喷涂与烘干之间、干燥与打磨之间的连接问题,能无缝连接的,我们就无缝;不能无缝,我们就人工。通过一个小轮车,一推就成了。我们设计很多小车。我们还有四辆拖拉机车,来回在南北两厂调拨。

这次会议上,有人问董事长,为什么在车间看不到在制品,原因就是它在线上流动得快。

有时我想,我们做门的有几个人赚钱了?技改其实就是“折腾”,因为你不停地把刚刚赚来钱去折腾买新设备,而且是买好设备上去了。

知道是折腾,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企业做到这么大就是一种责任。董事长是一个有情怀的人,我们跟董事长干的是一番事业!

技改前,我带队去欧洲几个月,考察设备与产品,走了40家企业,瘦了11斤。技改过程中,漆房改造时间紧,为了在规定进度内完工,我都是自己带电焊工电焊。我们的中层干部,都是周末主动来调试设备,确保自己的员工上班的时设备状态良好。

现在技改成功了,我看到新订单、大单不停地进来,做都做不完,我们都高兴。

有的经销商,搞不定客户,我就让他们带客户到厂来。我带这些要豪宅装修的人,陪他们到车间走一走、看一看、讲一讲,业务就成了。经销商开心,我也高兴。

如果工厂一团糟,你做多少广告,谁会信你呀,这钱不就浪费了,2年我们技改用了共花了6000万,我们这个广告天天在播。

  四、产品品质是由什么决定的?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王绍新:产品的品质是由关键设备决定、工人的习惯决定、好材料决定的。

由于招投标的关系,有时一个项目不赚钱甚至会亏,过去经常有人问我,能不能从材料工艺方面考虑,不要亏本。我的回答:绝不能!

我不是唱高调,谁不想每单都赚。但是,员工(尤其是老员工)的工作习惯是企业最宝贵的财富,它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每天调教出来的。如果因为一份订单,把辛辛苦苦调教出来的好习惯破坏了,把老员工带坏了,公司的损失就更大了。后来,遇到这种事再没人再问我了。

木门不是什么高科技,是一个传统行业,我们的工序太多。有一道工艺没做好,客户就可能不满意,甚至会退货。“万千细节,为你打造”,说起来容易,要让每道工序上的工人都要养成一种好习惯是不容易的。董事长20多年来,只要不出差,每天都会用1个多小时,把南北2个厂的每一道工序巡视一遍,就是为了培养万家园在各道工序上好习惯。

第二是买最好的材料。有时我们甚至要客户为我们定制。表面上我们的采购价格上去了,但是,效率提高了,出错率低了,最终成本反而是降低了。

第三是买最好的设备。我有一个观点,木门的质量看两方方面:用什么刀,用什么漆。木门最难搞的就是边框与门板、雕花,我们用的是德国蓝帜的刀具。至于油漆方面,你都看到了。

  五、我们的涂装合作伙伴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王绍新:我们的涂装合作伙伴大多在南方或上海,在考察涂料公司,我们与人家不一样,我从来不前呼后拥,也不要人家在酒店接待、在饭桌上谈事。

我通常不打招呼,突访他们的车间与原料库。突击细节,虽然不太方便,但你看到的基本上是真实的。看他们工人的工作习惯,看他们的原料库。工人习惯反应了涂料企业的管理水平,标签能看到树脂的进货渠道,判断他们的产品质量如何,定价是不是合理了。

还有一条,也是最重要的,董事长特别强调,我们的涂装合作伙伴一定要懂木门,比如说汇龙,他与我们合作10年了,是国内专业的木门漆品牌。

  六、十年五次涂装升级,“油改水”只是其中之一。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唐秀斌:2005年底张董事长邀请我到万家园木业,之后我就从来未离开过。我在汇龙近20年了,其中有10年是在万家园度过。这10年内,万家园共有五次涂装升级,分别是从“面着色”到“底着色、PU底、PE底、UV底、水性面”。“油改水”是最近的一次。

我很自豪,因为万家园每一次涂装升级的背后,都有汇龙的影子。涂装企业与木门企业的合作才使得升级能顺利进行。

目前,汇龙是万家园最重要的涂装合作伙伴,7条UV线中,我们占了5条线。2012年初,林科院在汇龙成立了“中国木门涂装科研中心”,我们的水性漆项目的试验基地就在万家园。今年年初,我们还联合举办了“UV底水性面”的木门环保涂装方案的专家鉴定会并获现场通过,听说林业部为此还对我们两家进行了专门奖励。

10年前汇龙介入时,万家园是“面着色”,我们推荐的方案是“擦涂宝底着色”。为了这次技改成功,我们有一班人驻点万家园,并承诺:负责涂装流程再造、漆工培训、涂装管理、涂装成本控制;如达不到规定效益,汇龙将赔偿。万家园对我们这种方式很感兴趣,北厂我们做了2条清漆线,南厂做了1条白漆线,至今汇龙涂料仍占三分二左右的市场份额。

当初我们称这种模式叫“大包”,现在讲得好听点,叫以“技术全托管”换“市场准入”。汇龙与同行最大差别就是,我们不是靠推销,我们靠服务进入。目前,汇龙在万家园项目就有驻厂工程师5人。汇龙的直销客户都用这种机制,驻厂工程师都很有经验。

万家园口号是“做强企业、做富员工”,我们其实也一样,做强东家,做富汇龙。开始的几年,我们没赚到多少钱,不过慢慢地融入万家园,现在我们已经是万家园的一部分了。

万家园“油改水”成功了,高档别墅的订单很多,加盟商很很有信心。很多家具厂来参观,打听成功的经验。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我在万家园十年了,我想请常老师转告各位家具公司老板的是-设备投入尽管很重要,但是,决定因素始终是工人而不是设备。

万家园与汇龙合作十年,通过五次涂装升级,涂装管理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的水平,用董事长与王总的话说,“有一批涂装老工人在,有一些涂装好习惯在”。

一般家具厂的涂装环境很恶劣,涂装工人的流动率很大,好的涂装习惯基本上没有养成。没有老涂装工,老板又不下车间,这样的企业,不论投多少钱,买什么的好设备,如果没有好的合作伙伴的全程帮助你,你的“油改水”项目是无法完成的。 

本次“油改水”其实上一次UV项目的升级,汇龙推荐的方案是“UV底+水性面”。如果没有上次UV项目的基础,本次项目是不能这样顺利的。

  七、油改水项目公开招标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唐秀斌:2014年10月份,万家园对外进行“油改水”方案公开招标,近20家同行前来投标,几乎包括了国内家具漆前十位的品牌。万家园这个平台好,这样的大型改造过程中,人家都公开透明,讲规矩。

招标其实就是各厂的水性技术大比武。万家园出门,涂装厂出漆,结果公开,门摆在那里让大家看,最后只有我们几家留下来。

木门看是似简单,但工艺其实很复杂。平板门、平板线条及门框,用UV涂就OK了,这部分人人都能搞;可是复杂造型、异型件、凹凸如何办?这就要检验涂装公司有没有“入门”,对门业的工艺是不是理解了。不少同行是做家具的,对家居涂装,甚至美式涂装方面都有经验、有研究,但他们不是非常懂门,因此招标时得分低。汇龙对门工艺很懂,我们有全套方案,我可以自信地说,汇龙是国内对木门涂料研究透彻的油漆厂家。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遇到了很多技术难题。去年的5-10月份,是我们调试最辛苦时期。我们与史学(常青注:万家园生产经理)都在线上看问题,每天都很晚才回家。

你问汇龙在水性漆应用方面有什么独特之处?这你问我们的王总(常青注:王嘉明,汇龙常务副总,分管技术),我个人认为汇龙在两方面取得了突破。第一,我们把木门的涂装工艺调整为“先上漆-后组装-再修色”,这解决了木门复杂无法机械作业的问题,效率提高了;第二,汇龙的水性面漆配方取得重大突破,现在我们在万家园分管的漆房能做得在自然状态下干燥,而同行的漆房要加温到30-35度才行,我们的水性漆让一般的家具企业都能上“油改水”项目,因为你不需要额外设备投资。

现在家家都在做水性。可是,应用工程师对某一个行的工艺是不是理解、总部的研发工程师对配方有没有感觉、两类工程师是不是能够对等沟通……这三个方面都很重要,决定着你的水性漆能不能做好!

  八、水性漆,大家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关键是思路。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孔召兵:奇奥斯最近在万家园水性漆招标过程中名列前茅,这是必然的。

为了能服务万家园木业,我买一条与万家园几乎一样的UV线,我有一班人在厂内,天天在模仿他们的喷涂环境与工艺。我们公司就在淄博,自己有设备,就不要占用人家的生产线上,用人家的板子,影响涂装工的收入……表面上,浪费了几块板子,其实我积累了全套数据。

与大厂合作,我的体会是,尽量不要干扰人家的正常生产,自己在家试好,有了数据,再让人家看效果,确保在人家线上一次性成功。奇奥斯是个小品牌,我们用这种方式,成功地挤进了曲美、万家园与兄弟木业(常青:鲁班园对此将有专门的报道)。

我们为什么能研发出水性漆?我是从涂料代理后来开厂的。五年前,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看人家工程用水性漆,回来之后就请人研发水性漆。在这上面,我没少走弯路,一批人来,一批人走,扔下去2000多万,现在除了一堆至今无法处理的废料之外,一点响声都没有。

前年,我在德国与人家交流后,感觉豁然开朗!水性漆的源头就在德国,现在我们无非用人家的一些过时配方,买人家树脂回来调来调去。大家都这样,比划来比比划去,产品究竟能有什么差异,还真是不好说,无非是一个洋老师教出来的一群熊学生......

为什么不能直接找德国研发团队,用人家最新成果,用自己树脂?

现在,我有自己的树脂,我的产品是傻瓜型的,不需要做任何调试,每类都是定制的,开桶即用,减少漆工的人为误差。

我们与人家大公司不一样,只有用心做好产品,否则没任何机会。

总之,奇奥斯的套路,专做水性,在源头抓配方,自己做树脂,自己做测试。用事实说话,看我的工厂,我随时欢迎;要看我客户,我带你去。

  九、“颠覆者”就是谁都能“油改水”  

 

万家园是如何做油改水项目的

 

唐秀斌:汇龙最近的主题是“颠覆”,具体含义您要咨询我们我们尹总(常青注:尹志明,汇龙家具漆事业部副总,分管直销及品牌)作为一个驻点的应用工程师,我对“颠覆”的理解是这样的,供你参考:

一般家具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害怕“油改水”。因为技改就意味着要投资、要提高成本。有没有一种“少投资,不提价”的技改方案,只要通过调整配方与工艺就OK了。谁掌握这套方法,谁就是行业的颠覆者。汇龙是这样公司或者想成为这样的公司。

我们为门业配套了10多年,对这个行业知道一二:消费者对门的细节要求苛刻、门企多规模小管理差:有几家能达到万家园这样的规模?有几个人能有董事长与王总这样的高度?我个人认为,门业一般家业最需要有人提高“颠覆”性方案与产品,让谁都能实现“油改水”,让谁都能实现真正环保的涂装。

万家园的技改前后花了6000万,可你要较起真来算帐,说他们的在“油改水”究竟花了多少钱,这帐还真不好算。

张董事长在这次会议上只提“升级”不提”油改水“,重点宣传环保,强调整体解决方案,我理解可能是这个道理。

我给你算算:7条UV线是“油改水”?不是,因为UV底的技改早就完成了;静电喷涂是“油改水”?这可能是;克姆林喷枪是“油改水”?不全是,它也可以喷油性涂料;打磨机是“油改水”?不是;刀具是“油改水”?不是;除尘是“油改水”?更不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