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不朽的绚烂:传统犀皮漆工艺探秘(转载)

导读:
犀皮,又称西皮、犀毗、波罗漆、虎皮漆,在传统大漆工艺里,是一种广受欢迎的漆艺表达形式。

犀皮,又称西皮、犀毗、波罗漆、虎皮漆,在传统大漆工艺里,是一种广受欢迎的漆艺表达形式。"犀皮"并不是犀牛皮,而是由于多用黄、赤、黑三色填入,纹理常似犀牛皮、虎皮,所以又常被称作“犀皮”或“虎皮漆”,特指中国古代漆器制作中的一种装饰工艺

此技法起于唐朝(学术界有争论,王世襄先生认为早于三国时期),在宋朝时已经十分流行。明代的漆工名匠黄成编著的漆器专著《髹饰录》,全面地叙述了有关髹漆的各种技法。

犀皮漆的做法是以65%的生漆和蛋清乳合调成厚漆,在以工具为引起料,趁漆器半干时制造凹凸表面,将不同颜色的漆料堆涂在高低不平的器胎上。漆料待干后再用不同色漆分层髹涂并加以研磨,由于漆层高低不同,制作出的图案取决于表面起皱和点纹高低起伏的变化,从而产生出色泽亮丽、光滑异常、自然生动的艺术效果。

千年不朽的绚烂:传统犀皮漆工艺探秘(转载)

一、犀皮漆起源

动刀的漆器一般分为两类,一类是剔犀,一类是剔红。剔红容易理解,就是剔出的图案呈红色,剔犀的名字就不太好理解了,"犀"代表什么意思呢?

马未都先生给出的解释是,“剔犀”显然是受"犀皮漆"的影响。历史上对它的记载很多,唐、宋、明、清均有记载说明犀皮漆的来历。记载犀皮漆的绝大部分是文人,但到了明代以后主要是漆工。记载这样一个文献,文人起到决定性的作用,漆工起到技术上的作用,因此他们的记录应该说比较真实。关于犀皮工艺的起源,学界一直有不同的观点,争论激烈。所以犀皮漆的由来,可谓是背景来历都非常复杂。

二、犀皮漆发展

关于"犀皮"工艺出现的年代,过去根据文献中有关犀皮漆器的记载多出现于唐代(公元618~907年)晚期,因此人们认为这种漆工艺的出现不会早于唐代。

直到1984年,马鞍山市发掘了三国东吴重臣朱然的墓葬,当时出土了一对轰动学界的犀皮漆耳杯,这是我国迄今为止所发现最早的犀皮漆工艺的重要物证,比最早的文献记录还早600年,比之前的实物证据更是早了一千多年。

后来王世襄先生就在著作《中国古代漆器》里特撰了“对犀皮漆器的再认识”的文章。文章中说——犀皮漆器何时开始出现?过去认为比较有把握的回答是唐代,到南宋时已非常流行。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而且也不敢去想三国时已经有了犀皮漆器。它的出现比现知最早的有关文献记载早600年,比现知最早的犀皮实物早1300多年!

虽然王世襄先生认为这可以认定犀皮漆的起源时间节点为三国时期之前,但那时也还没有办法盖棺定论,因为学界对犀皮漆的起源时间还是有争议的。

"犀皮"漆器工艺到宋元时期(公元10~14世纪)取得了巨大的发展,制作技术日臻成熟。明清时期(公元1368~1911年),"犀皮" 工艺的发展达到了完美的程度。清代(公元1644~1911年)时利用这种工艺制作的漆器,小至匣盒、大到家具,种类繁多,并被作为贡品进献到皇宫大内。

三、犀皮漆工艺

犀皮漆的作法是先用石黄加入生漆调成粘稠的漆,然后涂抹到器胎上,作成一个高低不平的表面,稠漆在阴凉处干透后,上面再一层一层地涂上多层不同颜色的漆,各种颜色相间,并无一定规律,最后通体磨平。

犀皮漆技艺制作工艺流程:割漆、榨漆、制模、调漆灰、刷漆、批灰、裱布(不断重复以上三步)、脱模、胎骨反复批灰和打磨、髹涂、打埝、髹色漆、贴金、髹色漆、打磨、抛光。

千年不朽的绚烂:传统犀皮漆工艺探秘(转载)

1.胎骨

依循古法,在胎骨上裱夏布,刷上生漆。然后用天然生漆、古瓦灰调和成漆灰,在胎骨上上生漆灰。生漆灰要批五六遍才能把器型做准。所有线条必须曲直规矩,方圆有度。一切都要恰到好处。不断上灰漆,髹3-5遍,然后阴干,之后打磨。不断修整,让胎骨精准。

2.打埝

制作完工后的底胎面上,用稠厚的色漆点堆突起的花纹,称为打埝。打埝是纹理形成的基础。这是一手绝活,是犀皮漆很绝密的一道工艺,因为很难,所以导致犀皮漆在历史上几次失传。

打埝时,漆很容易流失掉。打着打着漆就流走了。也有的打的埝,磨出来之后的纹路不好看。漆的纹理流动得不流畅。或者变化很少。不美。这都取决于打埝的过程。

埝的本意是用土筑成的小堤,打埝的本质就是做出高于器物表面的突起。埝的形状、高低、疏密,决定了之后磨出来的花纹是什么样的。漆调到什么程度最适合打埝,如何打出不同形状的埝,不同形状、高低、疏密的埝会形成什么样的纹理,每种纹理适合什么样的器物,全凭手艺人多年积累的经验。

3.荫房干燥&刷漆

髹的意思是以漆漆物,髹色漆就是刷不同颜色的漆。打好埝之后,要入荫房干燥。需要一周或半个月,有时长达一个月。干燥后,再一遍遍刷不同颜色的漆。表面凹凸不平、多遍髹涂色漆的器物,凸起处被磨平后,便会露出漆层的断面,这就是犀皮漆不用描、不用刻,却能形成美妙纹理的奥秘所在。

每髹一种色漆都要入荫房干燥,待完全干透后,再髹另一种色漆。漆的干燥与通常其他器物的干燥不太一样,它需要一定的湿度,潮湿温暖的气候更利于漆的干燥,天气太干的时候,反而不容易阴干。

色漆与色漆之间要用对比色,最基本的色漆以红、黄、黑为主,如果使用同一色系,打磨时就难以出现分明的花纹,传统的犀皮漆有“红黄黑”、“红黄绿黑”两种不同的配色。花纹就隐藏在这不同色系的漆层中。

4.打磨

漆面干透后开始打磨,使花纹显现。原来打埝时凸起的点状四周,被不同颜色的色漆圈包围,这些圈流动延伸后,又成了另一种形状,又与其它纹理结合、相融。

最开始显露的是围绕着埝的一个个豆斑纹似的点,随着打磨的加深,点会逐渐扩大,一层层的色漆随着埝的形状开始显现出一圈圈纹理,这些圈、线不断往外扩展,连在一起,色和色之间,流动着,交融变化着,显出流光溢彩缤纷晓畅之纹,形成千变万化的线条、图形。

千年不朽的绚烂:传统犀皮漆工艺探秘(转载)

5.抛光

犀皮以光滑为美。粗磨、中磨、细磨。多次打磨平整后,再需用手抛光。这又是一道绝活。手来回摩擦的速度,产生手的温度。速度和温度不及,器胎不会有光、过了,胎里会发生暗子,产生杂质。只有当温度与速度恰如其分的到了那个点上,漆器才能生成自己的光。那温润而又绚烂的无法掩饰的,属于菠萝漆的内蕴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