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皮箱上的铜活镶嵌工艺

导读:
一件家具的铜活镶嵌工艺是否到位,是评价它制作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

一件家具的铜活镶嵌工艺是否到位,是评价它制作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因此铜活镶嵌这种老工艺,越来越被人们重视。铜活镶得好,能把作品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

官皮箱这种小件家具,对铜活的要求更高:一是因为它小,木板薄,镶嵌起来有一定难度;二是因为官皮箱看的就是铜活,假如说在其他家具上铜活镶得好坏占两分的话,在官皮箱上则至少占四分。

官皮箱上的铜活镶嵌工艺

铜活的讲究有很多,有材质上的讲究,有造型上的讲究,有打磨抛光上的讲究……今天咱们仅以官皮箱为例,说说铜活镶嵌手法。铜活安装的两种工艺:平卧法和明钉法。

平卧法:

就是按照铜件轮廊,在木器上先雕刻出与铜件的形状、大小、厚度完全一致和浅槽,让铜件能完全卧到槽里去。这样在安装后,铜件表面与木头表面相平,再通过打磨,达到铜面和木面的完美衔接,摸上去没有一点凹凸感,如同一个整体一样。这样的安装方法叫平卧法,也就是俗称的“满镶”。平卧法的钉子,也有两种安装的方法:第一种,是先把钉子焊接在铜件的背面,铜钉分两叉,在木器上先钻好小孔,钉子穿过去后,分两边劈开,铜件就能牢固地安装了;第二种,是直接在铜件上钉铜钉,在安装好铜件后,把钉头磨掉,和铜件相平。平卧法的安装,对师傅的手艺要求很高,除了要精通铜活外,木工的雕刻也要掌握,因为有的铜件,例如云纹的包角,就需要按圆弧的曲线去雕刻,而且厚薄均等,厚度掌握在1毫米左右,是有技术的。

官皮箱上的铜活镶嵌工艺

明钉法:

明钉法的出现比平卧法晚,大约在清朝以后才有。这是由于冶炼技术的发展,使铜的硬度得以加强,足以打造可穿透金属和硬木的铜钉,由此才出现了这种较为简易的镶嵌方法。有些专家在为老家具断代的时候,也常把采用何种镶嵌技术作为一个重要的断代标尺。

所谓明钉法,就是木器表面不起槽,直接用泡钉把掏好孔的铜件钉在古典家具上。钉的时候要用铜锤而不是铁锤,有的工匠还在锤头包上布,以免伤到泡钉表面。安装好后,铜件高出木器表面,这也就是俗称的“半镶”。这种镶法给人以粗犷、豪迈、浑厚之感,对于某些大件家具比较适用。但也有平卧法与明钉法混用的装饰手法,以使铜活更为牢固,边角不起翘。这种平卧与明钉混用的镶嵌法所使用的泡钉一般较小,而非如明钉法那样的大泡钉。官皮箱小巧别致,长期以来一直受到文人雅士的喜爱,被当作收藏把玩的精品。从精致的角度出发,我认为官皮箱上的铜活应采用平卧法或平卧法与明钉法混用镶嵌比较好,以与官皮箱小巧精致的形象相匹配,不过使用平卧法确实比明钉法更费时费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