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具传统技法之包镶

导读:
在传世的明清古家具中,有一种是用黄花黎、紫檀、红木等名贵木料的薄板镶贴在楠木、樟木、杨木、松木等较软木材的表面,经打磨、雕刻而制成的,老行活称其为“包镶”家具,现多俗称为“贴皮子”家具。

在传世的明清古家具中,有一种是用黄花黎、紫檀、红木等名贵木料的薄板镶贴在楠木、樟木、杨木、松木等较软木材的表面,经打磨、雕刻而制成的,老行活称其为“包镶”家具,现多俗称为“贴皮子”家具。

其实,“包镶”与“贴皮子”工艺有所不同,“包镶”是明清时期我国北方地区一直沿用的一种传统的家具装饰工艺。而“贴皮子”工艺则是近现代木器装饰工艺的一种。

家具传统技法之包镶

“包镶”是硬木家具中的一种难度很大的特殊工艺,胎骨采用不易变形、比重较轻、价格低廉且易得之木材,而外表则以名贵珍稀木材包镶,采用这种工艺所制家具称之为“包镶家具”。这种家具具有保存长久性、结构稳定、工艺奇巧之特性。

“包镶”工艺在清代的工程文献里屡见记载,在现存的宫廷装修及家具上也屡见不鲜,这说明其原本不是一种低俗的作伪工艺。包镶最早出自宫廷,如清宫造办处“活计档”中所载,雍正元年(1723年)制“包镶紫檀木边、楠木心桌三张”、雍正六年(1728年)制“紫檀木边、豆瓣楠木心嵌云母如意花纹桌”等等。

故宫乾隆花园的倦勤斋的内檐装饰大多采用包镶工艺,门扇、群窗胎骨为金丝楠木,外包为紫檀木,而绦环板、槅扇、碧纱橱、炕罩的绦环板和裙板上均用了5mm厚的鸡翅木薄板贴于楠木胎上。清室入关以后,除保留修整明故宫以外,还大量地修建行宫园林,这就需要大量的家具及装修来装点室内,而清皇室又恰恰偏爱数量极少的紫檀等名木,供需矛盾的激化促进了以节省、经济为第一要素的包镶工艺的发展成熟。

家具传统技法之包镶

包镶工艺在历史上多以惜木如今、手艺高超的扬州地区、苏州地区见长。倦勤斋之内檐装饰就由内务府指定两淮盐政史李质颖在扬州监制,于乾隆三十九年船运至北京。而后,山西地区的富商也采用包镶工艺制作了不少紫檀、黄花黎家具,多数已流往美国。由于包镶工艺要求极高、难度很大,如今很少有人接近,故今天新仿或新制的包镶家具几乎不见。

包镶家具的出现体现了前人对于紫檀、黄花黎等珍稀贵重木材的珍惜,对于各种木材材性的准确理解与把握,与今天的所谓贴皮家具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包镶工艺的优点:

1 在保持相对较高档次的基础上经济实惠,能使贵重的珍稀木料消费最少化。如在古建的落地罩的边框上、大型家具的板面上、顶箱立框的腿框上等使用包镶法制作,可节约大量的珍贵木材,经济可行。

2 坚实稳固。大凡珍贵的硬质木材,在北方四季分明的气候条件下,干缩湿涨的变化极大,如大面积集中使用同一种硬质木材制成的器物或装修,日久则极易松散变形。如用较松软的楠木、松木等做成胎骨,外表再包镶粘贴硬质的珍贵木材,这样制成的家具及装修,只要不遭受过度的潮湿,会十分坚固耐用。

3 “内涵”丰富。用楠木、樟木等材料做包镶家具的胎骨,不但松软不易变形,往往还会带有浓郁的自然香味,要使包镶家具在有华美高贵的外观气质的同时,还能放出阵阵的幽香,不但能提神怡情,还可防虫防蛀,丰富了家具的内涵功能。

4 轻便。据清宫档案记载,皇家的车船轿辇等交通器具上所用的家具,常用楠木、榆木等轻软木材做胎骨,上包紫檀、花黎等名贵木材作装饰,可兼收轻便与高贵之效。

清代的宫廷紫檀包镶家具曾集中出现在年代较早的康熙、雍正时期,清早期并无缺料一说,无论是黄花梨还是紫檀,莫不如此。两代帝王对家具制作都有着较透彻的理解,当时制作包镶家具的主要原因是出于实用。

实际上,比起一件“实木”家具,制作一件包镶家具要更费工费力费时,所以包镶极有可能是古代匠人“炫技”的一种做法。清宫的内檐装修及家具上的包镶工艺极端精致,从选材、干燥到工艺、工序、拼接等都十分讲究,并使用鱼鳔胶来粘接,十分牢固精细,有的接口细如毫发,历经数百年都难以察觉,大有登峰造极之感。

家具传统技法之包镶

“格角贴”、“骑缝贴”、“委角贴”、挂漆里及包铜套脚等工艺的综合运用,使得清代家具的包镶技艺日臻完善,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在清宫廷的包镶家具上,往往还有贴竹簧、嵌黄杨,拼百纳等工艺的共同使用,形成了清代包镶家具丰富多彩的风格。

与清中期以前的包镶家具不同的是,清晚期风格的包镶家具,由于紫檀料的进一步匮缺,宫中往往拆改前世的残破紫檀家具旧料,剖解成薄片来制作包镶家具,旧料常有榫卯洞眼,所以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晚清包镶家具的堵眼现象;同样原因,也出现了在同一件家具上,包镶部件与实木部件并存的现象。与此同时,清晚期的民间包镶家具多以红木包镶为主,品种主要有:红木包镶带门联三橱、红木包镶柏木冰箱、红木包镶樟木衣箱等等。

北方民间所见到的传世镶家具多为明式风格,最多见的品种为顶箱柜等箱柜类家具,其中犹以闷户橱制做最为精美,其比例严谨,雕刻生动,极具装饰韵味,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是北方民间明式家具中的精品。很少见有桌椅类家具用红木包镶法来制作的,究其原因,可能是箱柜类家具体大用料多,制作成本和运输成本都较高,南商北贩无利;而北方天寒,衣被多,凡居家多备箱柜,包镶箱柜华美价廉,适于北方就地打造使用,故传世较多。

清末至民国期间,皇威日减,宫中裁撤机构,削减开支,御用工匠外流,民间出现了大量的仿宫廷家具,其中不乏包镶制品,但随着工艺的日渐式微,其实这一时期的包镶已经可以说是贴皮子了,因此,“包镶”一词,因有作假之嫌而渐带贬斥之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