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的“南漆北蜡”实际上是经不起推敲的

导读:
这几年红木行业一直流行着“南漆北蜡”这么一种说法。烫蜡工艺在近些年来已经成为红木家具表面处理一种常见的方式。

这几年红木行业一直流行着“南漆北蜡”这么一种说法。烫蜡工艺在近些年来已经成为红木家具表面处理一种常见的方式。

我们不难发现,现今故宫与各地博物馆留存下来的老家具基本都是上过生漆的,这说明在古代传统家具表面处理一般是生漆工艺。这些老家具也正是在生漆的保护下,才能在数百年后的今天与我们见面。而如今红木家具表面采用的烫蜡工艺实际上是近十几年来才开始兴盛起来,更准确地说烫蜡工艺原本应该是一种作为老家具的保养方法,因为老家具在长久的岁月中表面已经形成包浆层(古玩行也称“皮壳”),维护修复起来就不适合再重新刷一遍生漆,烫蜡工艺这种修旧如旧的效果正好契合了这些老家具保养的需求,在《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中就有关于故宫修复专家使用烫蜡方法来修复故宫的木器文物。

红木家具的“南漆北蜡”实际上是经不起推敲的

关于蜡的使用在《商周彝器通考》就有所记载,乾嘉以前出土之铜器,磨砻光泽,外敷以蜡。这里说明了蜡本是用来保护青铜器的,到了如今却成为红木行业里的“南漆北蜡”中的一员,而且还如此盛行?这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便是在十几年前,红木原材烘干技术并不是那么成熟,再加上人们对于烘干这一块的重视程度远不如现在,这种境况下,南北气候差异大导致了南方家具到北方易发生开裂收缩,而北方家具到了南方易胀裂的现象。

红木家具的“南漆北蜡”实际上是经不起推敲的

于是“红木家具不过江”就成为当时行业的一种共识。但南方的红木家具制作较北方更为发达,特别是在京畿重地富贾云集的地方对于精品红木家具需求量就特别巨大,造成了南方家具时常要被卖到北方去。而且即使是北方地区生产的红木家具,如果木材处理适应周期不够长也会发生开裂收缩的情况,毕竟北方冬天的天气是十分寒冷干燥。此类情况的发生导致木制品经常开裂,遇到这些开裂要怎么处理?那就只能维修补裂之类的。如果是上生漆的家具,维修起来难度就比较大,因为鉴于当时红木家具的维修技术,修复之后也会留下明显的裂纹痕迹,而烫蜡的红木家具维修起来就相对容易太多了。于是乎,南漆北蜡之说就开始甚嚣尘上,广为流传开来。

红木家具的“南漆北蜡”实际上是经不起推敲的

虽说红木家具表面的烫蜡对木材本身有一定的保护性,但却不是最佳的表面处理方式,充其量只能起辅助作用。首先蜡的附着力差隔几个月就要进行一次补蜡,而且极易挥发,特别是在北方冬天,如果是大型红木家具,在暖气和地暖的影响下,蜡遇热后极易挥发并产生异味。经过检测VOC挥发特别严重超标(VOC指的是挥发性有机物,属于会产生危害的一种挥发性物质)。其次红木家具表面烫蜡极易沾染灰尘,遇水容易变花,对于大部分省心党无疑是一件巨大的“麻烦”。

虽然烫蜡不是最传统最好的红木家具表面处理方式,但是北方地区气候问题对红木家具的影响,也是无奈之举!亟待针对红木行业的烘干技术和维修技术更加提升。让“南漆北蜡”的说法,不要再将错就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