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家具如何“修旧如旧”?(转载)

导读:
对历史文物进行修复,梁思成先生提出了“修旧如旧”理念。只是“修旧如旧”四个字知易行难,且这个“旧”的标准到底是什么,也在文物保护界常年存有争议。

怎么样才算旧?是外观风貌,还是材质结构或者神韵风味?怎样的旧是减分,怎样的旧是加分?这个“旧”该有多旧?修复如三十年前、五十年前,还是一百年前?谁也不能拿定出统一的标准。因此,本期我们讨论你眼中的“旧”。

1、老家具一般如何修复?

老家具由于本身材质的原因,保存不易,品相完美的留存下来的更少。

传统家具市场就是靠着收拾、整理,使古代家具成为我们经常看到的样子,恢复其使用功能,衔接、补配、修饰越完美越好,它的商业价值也会随之提高。

传统家具的修复方法是:

首先将家具拆散,用热碱水刷洗干净;然后修补残损部件,重新组装、挂胶(工匠称“使鳔”),用净刨子找平;

最后用搓草打磨,补色上色,烫蜡抛光。

但是,光从第一步的热碱水,就能看出来,这更多的修出的是实用器,而不是文物。

传统家具如何“修旧如旧”?(转载)

如此修理下来,不仅木器家具表面原有的经多年使用而自然生成的润泽外层(俗称“包浆”、“皮壳")被去掉了,损失了古家具沉穆古雅的韵味。

这也就使得人们对于修旧如旧的要求逐渐提升。

像过去修复的时候,受西方人影响不怎么重视、一律“过度清洗”、把表面打磨的崭新光亮了事的“皮壳”,如今却成为了古家具整体审美中的重要环节。

① 紫藤花鸟挂屏修复前

② 挂屏修复后

现在修复古典家具,不仅要了解所修家具的时代背景、材料性能、榫卯结构、髹饰工艺等,以求尽量保持相同的材料、形式特征、制作手法、构造特点。

同时要遵循古物修复的可逆性原则,即修复失败时应该能够恢复到原状,因此修复时,就不用或尽量少用铁钉和化学粘合剂,以免破坏古典家具木器榫卯接合、易于拆修的特点。

而这不仅考验着修复者的技艺,也是对观看者的一种筛选。

2、修旧如旧与可辨识性

有的人会问,为什么近看故宫或者一些博物馆艺术馆里的家具,有很明显的修复痕迹呢?

这是为了保持老家具的可辨识性。

可辨识性来自以《威尼斯宪章》为代表的国际文件所传达的学界共识,是对所有文物进行修复必须遵循的统一原则,无论是可移动文物还是不可移动文物。

如果修复部分与原始部分完全一致,那么后人再修复的时候就无法分辨。

传统家具如何“修旧如旧”?(转载)

当然,这种新旧之间的区别没有大家想的那么明显,所谓的可辨识性更多是针对专家而言,普通人往往难以察觉,而且也可以通过一些隐蔽的手段,如做记号、刻日期,或采用相同工艺但材料略作变化等方式。

文保工程在实施前,实施各阶段,以及完工后都会有拍照绘图等记录工作,这些资料连同最终的报告会一起存档备案,不确定的时候调档一对比也就知道了。

而修旧如旧,是我国传统的说法,更多的是让大众能够一眼看到觉得都是旧的,达到这样的视觉效果就行了,但是专家还是能分辨的。

所以,可辨识性和修旧如旧实际上针对的是专业性不同的人群,在本质上是一回事,并不冲突。

也就是说,修复老家具,可以留下修复痕迹,达到远看基本看不出来修复的痕迹,但是近看却能发现,正所谓“远观一致,近看有别”

这样能够保留家具整体的美感,体现出修复者的记忆水平,也能做到文物本体与修复材料之间的区别,和文物造假者区别开来。

后来者在欣赏古典家具的时候,可以直接明白:嗷~原来这个部分是经过修复的呀~

3、修旧如旧,该留多少旧?

研习君看到了不少网友对于“修旧如旧”与“修旧如新”的讨论,大致的看法可以分为三派:

第一派:外新内老  实用为上

老家具可以修完了看上去跟新的似的,只要家具和历史上的最初状态一样、工艺形制等都对的上的话,觉得弄新点儿也没什么问题。

毕竟,家具不能光放着、看着沧桑,也得用在家里继续使用和传承。

传统家具如何“修旧如旧”?(转载)

第二派:少折腾  只保护不翻新

保护性修复就行了,没必要修复完再加一道做旧。

如果有问题,但不殃及整体,精神状态也是好好的,那就让它残缺着,尽量不去打扰历史痕迹。

避免在修复与做旧中让原物上携带的许多历史痕迹也在不知不觉中荡然无存,而这些历史痕迹恰恰是判定家具年代、产地的重要依据。

第三派:修旧还是得如旧

还是倾向于修旧如旧,保留沧桑感;适度改造难度太大,能做出味道的太少。

修旧如新,跟新的一样感觉没太大意思,既没有保留住时间带来的历史感又没有加新的东西。

至于那种觉得“本都是旧的修完了还是旧的,那花钱的意义在哪儿?”研习君就不提了,大家笑一笑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