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带你了解中国传统漆器螺钿装饰工艺(转载)

导读:
在我国繁花似锦的古代艺术宝库中,有一种称为螺钿的漆工艺品,它造型工致精美,色彩华丽多变,工艺技巧独树一帜。

1 、大漆螺钿

明代黄成《髹饰录》关于“螺钿”的解释是:

螺钿即螺填也。百般文图,点、抹、钩、条,总以精细密致如画为妙,又分截壳色,随彩而施缀者,光华可赏。又有片嵌者,界廓理皴皆以划文。

螺钿是我国传统家具上常用的材质,也作“螺甸”、“螺蜔”、“螺填”、“陷蚌”等。

它是指用螺壳、浜壳、贝壳等软体动物的体壳加工成薄片,刻划并拼组成花草、人物、鸟兽等纹样,镶嵌于漆、木等器物表面的装饰技法。

然后将其嵌入预先雕成的凹形图案内,再髹上一层光漆,之后磨平抛光使其露出钿片,就制成了色彩艳丽的嵌螺钿器物了。

关于螺钿的记载早在西周时期便有记载。可是,为何古人偏偏选用贝壳来进行装饰呢?

这主要源于我国古人早期的“钱币”——贝壳。在今天的汉字当中,我们会发现,很多与钱相关的字都从“贝”字旁,比如“财”、“购”、“货”、“资”等。

将作为货币的贝壳镶嵌在器物上,实则是一种地位和财富的象征。

到了商周以后,由于货币形态逐渐发生了改变,开始启用各种金属造币,摆脱了贝币的形态。此时贝壳不再是社会公认的一种“价值”后,螺钿镶嵌就变成一种纯粹的美的追求。

一文带你了解中国传统漆器螺钿装饰工艺(转载)

 2 、螺钿历史

螺钿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西周时期,螺钿工艺就被用作于漆器上。在陕西、河南、北京等地发掘的西周墓葬里都出土过镶嵌蚌泡的漆器。

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考古工作者在玻璃河西周燕国墓地发掘到的西周嵌螺钿漆器。殷玮璋先生在《记北京琉璃河遗址出土的西周漆器》一文中指出:

琉璃河出土的漆器和漆豆,器表镶嵌的蚌饰都经锯割或裁切成片,并磨成长方形、圆形、三角形或其它特定的形状,拼嵌出饕餮、凤鸟、圆涡等图案纹样,有的蚌片上还有划纹,符合螺钿的特定含义,确是螺钿漆器无疑。(《考古》1984年第5期)

但此事存在较大争议,有的学者认为这就并不符合真正的“螺钿工艺”,从西周时期出土的螺钿器物来看,各类嵌于器物上的贝壳,刻划并不明显,甚至说没有。

而目前公认的比较成熟的螺钿器物,应是出土于唐墓内的漆背螺钿铜镜和收藏在日本奈良正仓院的螺钿玳瑁八角盒、螺钿紫檀琵琶等。

唐代,中国的螺钿工艺已达到相当成熟的地步,尤其是铜镜漆背螺钿,更是这一时期的工艺瑰宝。

湖州出土的螺钿漆经函,上有朱书题记:

吴越国顺德王太后吴氏,谨捨宝装经函肆只入天台山广福金文院转轮经藏,永充供养。

题记中吴太后一次就制造四只螺钿经函的情况,可以证明唐代螺钿之盛。

到了宋代,螺钿器物相对而言就比较普遍,主要体现在家具的装饰中。

北宋宣和年间(1119~1125)待诏画家苏汉臣在《秋庭婴戏图》中已描绘了薄螺钿漆木家具坐墩(原画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元明时期,螺钿工艺所使用的贝壳品种更为丰富,镶嵌又出现了新的工艺,制作更为精细。

发展出加彩漆、描金、金箔、金银嵌错和加“沙”(即撒壳屑)等辅助手法,创造出五色斑斓的效果。

到明代,中国古代漆器达到全面发展的黄金时期,螺钿工艺也随着丰富发展。

一文带你了解中国传统漆器螺钿装饰工艺(转载)

明王三聘《古今事物考》卷七:

螺钿器皿,出江西庐陵县,宋朝内府中物,俱是漆器,或有嵌铜线者,甚佳。元时,富家不限年月做造,坚漆而人物细妙,招人可爱。洪武初,抄没苏人沈万三家,条凳桌椅,螺钿剔红最妙,六科各衙门犹有存者。

至清代初期,特别是康熙年间,螺钿漆器制作达到高峰,甚至受到了清朝宫廷的青睐。从故宫博物院的藏品看,凡大至门窗、条柜,小至印盒等螺钿,无不精妙至极。

清中期以后,螺钿镶嵌逐渐与其它工艺手法相结合,和一般认为明晚期兴起的“百宝嵌”合流。

有资料显示,乾隆年间两淮盐政李质颖在进贡清廷的单子上,就有“彩漆螺钿龙鸿福祥云宝座”、“彩漆螺钿龙福祥云屏风”等10余件扬州漆器螺钿家具,当时均存放在圆明园之中。

到了清代末期,螺钿漆器和其他工艺品一样,进入衰退时期,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民国年间。

3、螺钿工艺

螺钿是用贝壳作材料,裁切成薄片,镶嵌于漆器表面的。由于所裁切的贝壳厚度不同,分为厚螺钿和薄螺钿两种。

厚螺钿 

厚螺钿螺片的厚度,一般在0.5毫米至2毫米之间,因其壳片较厚,而称之为“硬螺钿”。

日本东大寺正仓院所藏的唐代厚螺钿镶嵌漆器代表了当时的螺钿镶嵌的超高水平。华贵无比、雍容繁复的厚螺钿漆器反映了大唐经济的发达和国力的雄厚。

明朝开始薄螺钿使用渐渐居多,明代名漆工杨明在《髹饰录》中注道:

壳片古者厚而今者渐薄也。

但明清两代用厚螺钿镶嵌家具等大件器物仍为时尚,主要因厚螺钿色泽变化简单,具有粗犷洒脱的特点。

此床身取四面平式,通体为黑漆地,嵌硬螺钿花鸟。床面用活屉板,左右及后面装三块整板围子,牙条及腿足均嵌折枝花卉,内翻马蹄。

明代此种黑漆嵌螺钿家具使用较广,椅凳、桌案、箱柜无不具备。此罗汉床系20世纪50年代琉璃厂古玩店自山西运回,后由故宫博物院购藏。

通体黑漆地嵌硬螺钿花蝶纹,背板正中饰牡丹、梅花、桃花、桂花等四季花卉和蝴蝶、蜻蜓、洞石,四外边饰团花纹。床两侧矮围板两面俱饰花蝶纹。

此床制作于山西,结构稳重,通体采用大漆螺钿工艺,显示出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气派。

一文带你了解中国传统漆器螺钿装饰工艺(转载)

薄螺钿 

薄螺锢又称“软螺钿”,其薄如纸,薄螺钿则在0.5毫米以下,一般多在0.1至0.3毫米之间。

薄螺锢是贝壳经过加工处理,剥离成色彩光泽的薄片,按所设计的图案,裁切成不同的形状粘到漆器上。若将软螺钿的底面衬上各种色彩能产生一种透色效果,就是“衬色甸嵌”。

薄螺钿漆器将“点、抹、钩、条”等各种薄螺片基本形点植于漆胎,扬州漆器业称“点螺”,“螺”指材料,“点”指点植技法,或出于“钿螺”之讹。

将薄螺片浸入白醋或萝卜汁内数小时,薄螺片便变得柔软可以弯曲,嵌贴于圆形漆胎不易破裂,所以,薄螺钿漆器又被称为“软螺钿漆器”。

扬州“点螺”漆器以平面造型见长,因系手工磨制螺片,片料较大,可以嵌出写实细腻的画面。自元末明初开端,明代中期以后日益兴盛,工艺水平达到相当精湛的程度。

点螺工艺为扬州独有高档工艺。"点"指技法,"螺"是材料,该工艺选用自然色彩的夜光螺、珍珠贝、石决明等材料精制成薄如蜂翼,小如针尖,细若秋毫的螺片。

然后用特制的工具胶漆按事先设计好的图案、文字,一点一丝的点填在平整光滑的漆胚上,全都粘好之后,候其干固,于面上再涂一层色漆,待漆干燥。

接着便进行打磨,将螺钿花纹上的漆磨去,就显出了螺钿和金银片拼成的平正的图案了,在光线的照射之下五彩缤纷,闪烁变幻绚丽异常。

光芒刺眼而刻痕细密,这无疑极度考验工匠的眼力,据说古时候扬州人从事这一行当的,到了四十岁左右即患眼疾,重者几乎失明。

平螺钿和雕刻螺钿 

从所需材料以及技法,螺钿工艺又可以分为平螺钿和雕刻螺钿。

平螺钿的工艺分为磨平打光、刻画阴线、粘合、上漆打磨等几个步骤;雕刻螺钿的工艺主要分雕、搜、堆、铲、嵌等几个步骤。

唐代发明了螺钿平脱漆器新工艺,其做法共分制底坯(胎)、螺钿装饰、表漆处理这三个工序。第一步,做好漆器底坯(胎)。

之后将螺壳、贝壳、蚌壳锯、磨成片,并按图样加工成所需形状,并按预先的设机将其拼合平贴与完成中灰的漆器胎上。

第三步是在贴好螺片的漆器上全面髹漆,阴干,再髹漆,如此反复多次,最后进行磨显、揩光,使文质齐平,流光溢彩的螺钿图像最终显现。

后由于雕刻螺钿选材广泛,一件器物上往往存在螺钿和其它材料(翠玉、象牙、彩石、珊瑚等)镶嵌相结合的情况,使之色彩更显富丽堂皇和奇妙典雅,因此又称“花样嵌”和“百宝嵌”。

一文带你了解中国传统漆器螺钿装饰工艺(转载)

在我国传统的工艺美术品的装饰手法中,以"百宝嵌"的制作技术最称精绝。

"百宝嵌"又称"周制",它是采用珍珠宝石及其他各种名贵材料来对器物进行镶嵌的一种装饰技法。

明代高濂在《遵生八笺》里记载:

如雕刻宝嵌紫檀等器,其费心思工本,为一代之绝。

说明在当时,"百宝嵌"器物是一种极为奢侈的消费用品。

3、螺钿巨匠

在历代的漆工当中,唯有一人可大胆落下自己的款识,他就是晚明的漆艺巨匠——江千里。

江千里是江苏扬州人,字秋水,善制嵌螺钿漆器,开创了明代镶嵌螺钿细工的先河,名声广播海内外。

清代以后,“千里”已经成为螺钿工艺的一个品牌,许多名贵的螺钿器皿上不仅都嵌有”千里”底款,苏浙甚至有“家家杯盘江千里”之说,可见江千里作品的认知度和影响力。

清初名士王士祯《池北偶谈》有语:

近日一技之长,如雕竹则濮仲谦,螺甸则江千里,嘉兴铜器则张鸣岐,宜兴壶则时大彬,浮梁流霞盏则昊十九,皆知名海内。

可见江千里及其软螺钿工艺在众工艺品中地位之高。

江千里之所以名动两代,是因为他是软螺钿镶嵌工艺领域中的顶级人物,其作品精致、美雅绝伦。

史书记载,江千里习惯以文学名著中的人物为题材,形成自己的制盘风格。尤其对叛逆封建礼教,忠贞自主爱情的男女主人翁情有独钟。

其技艺精湛,一生喜用《西厢记》故事作小件软螺钿亦称“点螺”器物,所遗作品多用彩色软锢镶嵌。所嵌锦文,极精细,正如阮葵生《茶余客话》所说:

名称朝野,信今后传世无疑。

用句夸张的话来说,以江千里为代表的螺钿风格,直接影响了晚明时期及清代螺钿漆器的发展,甚至影响到今天。

但现今来看“千里”款的螺钿漆器并不是十分罕见,这主要因为明清两代多有仿制,要真正区分是不是江千里本人所做,还是非常之困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