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平木工艺的发展看明式家具形成的原因

导读:
明式家具的研究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以张耀、王世襄、胡德生、田家青和濮安国等一批学者为代表。 对于明式家具的定义和成因,他们的看法较为接近。

明式家具的研究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以张耀、王世襄、胡德生、田家青和濮安国等一批学者为代表。 对于明式家具的定义和成因,他们的看法较为接近。明式家具是指明中晚期至清代康雍时期,材质优异、工艺精良、造型优美的硬木家具。

明式家具的成因主要有三点:一是以苏州为核心区域的吴地私家园林的兴盛,园林的大星兴起,对于家具的样式、材质乃至陈设等方面都有新的要求;二是优质硬木资源的丰富三是文人的参与,明中后期生活富裕、无心仕途的文人醉心于享受生活,他们编写和参与戏曲演出,参与紫砂壶、家具的设计和制作。

从平木工艺的发展看明式家具形成的原因

但上述因素都未能确切解释明式家具横空出世的原因,而这或许与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因素有关,即明代小木作工艺,特别是平木工艺。明式家具主要以优质硬木为原材料,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制作明式家具时,为了解决硬木的平整和光顺问题,要有非常精良的木作工具才便于打造,才能呈现优质硬木美丽的肌理和优雅的线条。

中国古代建筑按木工工艺的不同,将建造房屋木构架的部分称为“大木作”,而建筑装修和木制家具的部分被称为“小木作”,前者为大木匠,后者为小木匠。随着木作的分工和细化,木作的工具也有所发展,木作分工与工具发展相互促进。中国很早就出现了锯子,进入唐代之后,传统木作的分工越发明显,木工工具也出现了较大的变化,特别是唐初解木锯的普及,促进了木工的进一步分化。 最迟在北宋前期,出现了用锯按一定规格解木的专业工匠——锯佣 ,这是继之前大木作、小木作、雕作之外的又一重大分工。宋代还出现了架锯,在现有资料中,这一情形初见于《清明上河图》口,作品中出现了大量大框家具。《清明 上河图》中车辆作坊的匠人正在制造木车,一人坐在长凳上用工具打磨木料,手中用的工具不太清晰,大概是平木铲,暂未发现今天的平木刨。有学者以绘画、文字等资料为据,认为刨子大致出现在南宋末年,但目前尚未发现实物证据。此外,《清明上河图》中还出现了木作工具的配套组合。平木工具种类的增多和木作I具材质等一些木工技术的新变化,为宋代以后平木工具和平推刨的发明,夯实了技术基础。

刨子在欧洲古罗马时期就已出现,但其使用方式和中国的刨子有很大的区别,欧洲的刨子回(图2)是拉刨,人们在使用时要往怀里拉。目前,缺乏这种刨子流入中国的确切记录,其对于中国刨子的影响,似乎没有什么确切的依据。

南宋末年至元朝初年,如今常见的传统木作手工具接近成熟,木作工具的配套使用情况进一步改善。伐木所用的工具为锯和斧解材所使用的工具主要是框锯;而平木所使用的工具,由唐代以前的斤和砻等,优化为以刨、斤和斧及其他平木工具结合使用。之前很多学者认为中国的刨子出现于明中晚期,其时间与明式家具出现的时间相吻台。但以上这些观点,随着2010年山东菏泽地区一艘元代沉船的考古发掘而被颠覆。这艘沉船中出土了一件木工平木工具的实物——刨子图,它与欧洲的刨子在形式和使用上,具有较大的区别,两者之间似乎没有关联。山东菏泽元代沉船出土的刨子与现代刨子相比,在形式上没有明显区别,它的表面有非常明显的频繁使用所造成的磨损痕迹。

从平木工艺的发展看明式家具形成的原因

刨子是木工用来对木材进行修整、削薄和造型的工具,它的发明和使用对家具的打造作用很大。按照用途,刨子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类:一是平木用的平推刨,它的刨身底部是平面状;二是线脚刨,其刨身底部有特定的造型,用于刨出各种形态的线脚;三是磨工使用的耪刨。此外,还有一些特殊用途的刨子,如箍桶匠所用的桶里刨等。平木工序是小木作工序中非常重要的环节,有粗平、细平和光料等层次。

明代的平推刨得到了进一步的普及,很多文献和资料中都有其形象。仇英团所作的《清明上河图》中的劳动场景可以找到大星的小木作工具,其中有多处刨子的描绘,由此可见,当时对于刨子的使用已经十分广泛。

在中国传统家具的发展历程中,木作技术和木作工具的发展是相互促进的良性关系。平木工具刨子至迟在元朝就已出现,这是具有非凡意义的发明。既然刨子在元朝就已经面世,为何在明朝中期之前,基本没有硬木家具呢?形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或许是工具的制约。明式家具的前身即最初的苏作家具,其虽与之后出现的明式家具在形式和品类上几无差别,但苏作家具所使用的木材主要是榉木,这是当时江南地区盛产的一种木材。榉木木纹优美,但密度较低。苏作硬木家具流行的时间不早于明代中期。明式家具大多使用光泽沉稳、比重大、质地坚硬的硬木,此类硬木家具表面平整难度较大。而明朝中期之前的木工刨子,因冶炼技术存在局限,不能很好地处理黄花梨等优质硬木,刨子的刨刃不够锋利,也无法应对刨平硬木时所产生的耐磨等问题。这一困难在明代中后期得以解决。

能够说明这一现象的莫过于明代范濂在《云间据目抄》所作的描绘,范濂因“直书时事,语侵郡邑”,几乎被杀,为避祸而只能隐居,他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写成《云间据目抄》一书, 里面的内容都是他亲身经历过的,因此可信度很高。该书卷一记载细木家伙,如书桌、禅椅之类,余少年曾不一见。民间止用银杏金漆方桌。自莫廷韩与顾、宋两家公子,用细木数件,亦从吴门购之。隆、万以来,虽奴隶快甲之家,皆用细器,而徽之小木匠,争列肆于郡治中,即嫁妆杂器,俱属之矣。纨绔豪奢,又以椐木不足贵,凡床橱几桌皆用花梨、瘿木、相思木与黄杨木,极其贵巧,动费万钱,亦俗之靡也。尤可怪者,如皂快偶得居止,即整一小憩,以木板装铺,庭蓄盆鱼杂卉,内则细桌拂尘,号称书房,竟不知皂快所读何书也!

细木家具可以被理解为木材致密的家具品种,这其中虽然可能包括椐木(榉木)家具,但主要是指以黄花梨和铁力木等为代表的各种硬木家具。以上这段记载中有很多晚明时期苏松区域人们在家具使用上的变化,简释如下。

其一,之前细木家具(书桌、禅椅等)很少见,平民百姓所用的家具多为银杏木金器方桌类。其二,明朝隆庆、万历两朝(1567-1620)后,普通衙役在家中使用细木家具攀附风雅,在家中设置书房,并陈设细木器、花木、盆鱼。其三,富贾的家庭嫌弃榉木家具太过便宜,而改购以花梨、癭木等贵重木材所打造的价值万钱的奢侈家具。其四,万历时期松江人士可以轻易地从苏州地区购得细木家具。

这些表明,明代隆庆、万历两朝时期的细木家具才开始出现,但迅速为社会各(包括中、下) 阶层所接受,对家具陈设的讲究已成为当时普遍的情形。文中确切写明从苏州购得细木家具,可见当时苏州已经成为此类家具的产销中心。

从平木工艺的发展看明式家具形成的原因

明朝木工刨具难题的解决,应受益于明朝中晚期的钢铁技术的新发展。据初刊于公元1637年的《天工开物》中关于冷拔技术的描述可知,当时已能制作钢丝,因此明代木作雕刻用的锼锯(即现代的钢丝锯)很可能已经出现。嘉靖时称苏钢”的冶炼法已经被发明。周志宏同考据认为:“苏钢冶炼法在国外还没有类似发明,显然是一种创造性的发明.. ..整个过程适合现代的冶金原理,不用坩埚而创造出一种淋铁氧化的方法而使渣铁分开,成为比较纯的工具钢。”同时发明的还有”生铁淋口法”,即运用生铁水淋灌I具刀口,使工具有钢的锋刃,这也是明朝人民的独特创造。“生铁淋口法和“苏钢”等冶炼技术的出现和成熟,特别是在木作工具中的制作和普及,这样一种钢柔相结合的锻铁技术,即便是在近现代的手工业工具制作中,也很难见到。

因此,明朝中晚期木工刨子在处理硬木时的缺陷(刨刀不够锋利和不耐使用)等问题,被迅速解决。新的冶炼技术大大提高了刨刀的锋利度和耐用度,这对明代硬木家具的迅速兴起和完善起到了决定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