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攒接与攒斗工艺

导读:
俗话说“三分料,七分工”,红木家具的工艺是传承了几百年的手工工艺,蕴含着浓郁的中国传统古典家具文化,每一个环节都极度严谨。

红木家具对工艺的高度讲究是打造一件高品位、高附加值的艺术品的必备条件,每一道工序都是不可或缺的。例如攒接工艺,经过卯榫之间的攒合,不仅将小料进行合理的使用,而且充分地体现了木工艺的技巧美,是科学性和艺术性在红木家具上结合的完美体现。

何谓“攒接”?

“攒接”是北方工匠的术语,南方工匠称做“兜料”,是采用卯榫接合来完成的一种构造方法。大多采用小块的木料,经过卯榫的攒合,拼接构成各式各样的几何纹样。

凡家具中有攒接工艺的,要做到完美流畅,也非常困难。一般它们被安置在红木家具需要的装饰部位,如床身围栏、榻身后背及左右设置的靠栏、橱柜的亮格,以及桌的牙子、踏脚的花板等,成为一个完美的装饰组成部分。

通过攒接工艺构成的几何装饰,有的用单纯的图形反复构成装饰纹样,有的以单独纹样组成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等形式。常见的有万字纹、十字纹、田字格、曲尺式、回纹式、上下凸连式、直连式、斜连式等。这些由传统棂格式窗景产生的式样,形式简洁明快,格调疏密有致、清雅醒目,运用细木作的“攒接”工艺形成了特色的装饰语言.

红木家具攒接与攒斗工艺

何谓“攒斗”?

“攒斗”是明清家具工艺术语。“攒”指把纵横的短材用卯榫按合成纹样,“斗”指锼镂的小料簇合构成花纹,攒与斗有时结合使用,故将这种装饰加工的手法简称为“攒斗”,南方叫“兜料’。常见采用攒斗工艺的如架格的栏杆,各种围子,中牌子等。

从美学上看,“攒斗”工艺体现了以我国“通透为美”的审美观念,也是家具中国风格的集中体现。这种工艺源于中国古建内檐装修制作门窗格子心的工艺技术。中国古建内檐装修在制作门窗时,是用棂条组成各种几何纹“步步锦”、“冰裂纹”、“灯笼框”、“盘肠”、“角蔓花”、“六方菱花”、“正搭斜交”等。

在红木家具制作中,如制作架格的栏杆、各种床围子时通常会应用这种工艺。虽然在整块木板上镂空锼花,也能制作出同类的花纹,但因木板有纹理,使得大面积的镂空锼花非常不结实,所以必须采用棂条拼嵌的工艺。特别是对于床类家具来说,更是如此。何况采用这项工艺,既可充分利用小木料,又可以做出非常好看、非常结实的几何花纹。

与此同时,“攒斗”还延伸出“斗簇”一名,这乃根据其造法试拟的一个名称,意指用锼镂的花片,仗栽销把它们斗拢成图案花纹;或用较大木片锼出团聚的花纹,而其效果仍似斗簇。

家具上装饰性很强的透空图案,有的是纯用攒接方法做成的,如十字连方、础字或扯不断等;有的是纯用斗簇方法做成的,如四簇云纹;有的则兼用二法。凡是以斗簇为主做成的圆形或方形的图案,北京匠师统称为“灯笼锦”。

红木家具攒接与攒斗工艺

不能被透雕替代的工艺

攒接、斗簇一类的装饰构件,在建筑上的使用可至上溯甚早。在汉代明器楼阁及画像石中的建筑,便可看到用横木构成的所谓卧棂栏杆及套环栏杆。云冈石窟的北魏雕刻已有曲尺栏板。正刑字纹的栏板至宋、辽更为流行。斗簇法做成的装饰构件,其效果颇似《营造法式》中的毡文格眼。明计成《园冶》绘制各式栏杆、窗棂不下百数十种。攒接、斗簇在明式家具中运用得如此成功熟练,是和建筑工艺的传统分不开的。

但无论是攒接还是斗簇,都和透雕不同。因为透雕是一块木板雕出来的,为了避免木纹留得过短而断裂,图案就要受到限制,不可能做得太疏朗。攒斗用多块小片组成,可以合理使用木纹,故用攒斗方法做出来的装饰构件,是不宜用透雕来做的,因而它们不能被透雕代替。有的亮格柜栏杆及高面盆架中牌子用薄板锼雕,模拟攒接的效果,如就近观察,总会发现有些地方因木材竖纹太短而产生断裂的毛病。

红木家具攒接与攒斗工艺

攒接、斗簇的具体应用

攒接、斗簇做成的装饰构件,由于用料和结构的不同,其功能强弱及装饰效果也有明显的差别。攒接比斗簇的构件坚实,但花团锦簇、华丽轻盈的效果又是攒接难以达到的。

例如说脚踏的面板或桌子边抹和枨子之间的矮老,在负荷及联结上都需要它承重而坚牢,这里如果不用面板、矮老,而代之以装饰构件,那么只宜用攒接方法做成棂格,如井字、笔管等式。

而家具上的其他构件,由于所在部位的不同,并不要求必须承受重量,那么使用攒接或斗簇就不受限制。既可使用攒接的装饰构件,也不妨使用斗簇的装饰构件。例如罗汉床及架子床围子,两种做法的都常见。至于亮格柜门心,实例虽两种都有,但门扇过厚,容易显得笨拙,所以用斗簇似乎比攒接效果更好。

那么各种攒接、斗簇究竟在哪些家具部位上使用呢?在实例中可见的有:脚踏的面心,桌子的牙子,椅子的靠背、柜子的柜身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