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导读:
“油改水”、“水性漆”在过去一年中可谓是涂装行业中的热热热热热点话题!国家、政府相继出台各种政策,大力支持“油改水”,然而,油改水却为什么迟迟未推广,水性漆究竟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到底能不能占据未来的主导市场?

“油改水”、“水性漆”在过去一年中,可谓是涂装行业中的热热热热热点话题!

国家、政府相继出台各种政策,大力支持“油改水”,然而,油改水却为什么迟迟未推广。

水性漆究竟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到底能不能占据未来的主导市场?

什么?这还用问?国家政府支持的一定是正确的选择!

那么问题又来了,水性漆工艺难、涂装效果差怎么办?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据悉,国内有一千多家涂料企业处在“油改水”转型阶段,大多数企业还只是处在研发阶段,应用于成品企业的产品凤毛麟角,目前生产出来的水性涂料主要应用于钢结构、家具、集装箱市场。在水性涂料领域,市场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一方面,相关政策禁止涂料企业生产油性涂料,另一方面,生产水性涂料,需要有一定的核心技术。水性涂料核心生产技术一直被国外生产企业垄断和封闭。

国外企业为赚取高额利润,只卖产品不卖技术,导致国内油改水的企业无成熟技术可用。

这能成为我们成功道路的阻碍吗?!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油改水之路困难重重,那为什么有的人失败了,有的人确成功了?

爱迪生曾说过:“任何问题都有解决的办法,无法可想的事是没有的。”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成也于“水”,败也于“水”!干燥环节当属重中之重!

在水性木用涂料的涂装中,最不确定的因素和最难控制的过程就是干燥过程!

▶ 水比溶剂更容易被木材吸收

▶ 水比溶剂更难于向上挥发掉

▶ 水的挥发比溶剂需要更多的能量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水性木器涂料的成膜机理相对溶剂性涂料复杂,影响成膜的因素更多;从来没有一个涂料品种会像水性木用涂料那样,它的市场表现会如此严重地受到干燥过程的影响!因此,做好水性木用涂料的干燥环节非常重要。

既然干燥环节重中之重,那么怎样干燥呢?

大家都让开,小编要放大招了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OIR”冷红外流平系统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在正式介绍“OIR”冷红外流平系统之前,小编不得不提到白玉兰,白玉兰可谓是家具行业中“油改水”最成功也最彻底的企业,下面我们来看一下白玉兰是如何进行水性漆喷涂的。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1、水性漆喷涂

据白玉兰董事长沈忠民介绍,水性木器漆喷涂的最佳温度应控制在25℃ 左右,而冬天的室内温度相对较低,加工件表面温度也偏低,如果不采取措施会影响整个喷涂效果,所以加工件需要预热。在加工件上线除尘后,加装大功率红外加热辅助系统,可使喷涂前的加工件表面温度不低于20 ℃,这样有助于防止木材胀茎及增强漆膜与基材的咬合力。漆料在喷涂时采用增温保温措施,使整个喷涂时的漆料温度恒定在25℃左右,确保它的粘度一致性。喷涂后引进“OIR”冷红外流平系统。

2、OIR”冷红外流平系统

“OIR”冷红外流平系统,它的作用是利用红外波段把水分提起来,但又是冷红外,所以水分不会在第一时间被蒸发掉,留在了漆膜的表面,能有效促进漆膜流平,最终确保木材不吸水又提高了漆膜的流平性,然后再进行热风辅助干燥,干燥要点:热风需先进行除湿,使至相对湿度降到20%以内,风速要达到2.5 米/秒,才能有利于把表面水分快速带走,涂布量100 克/平方米的干燥时间为30分钟,除面漆外均可直接堆叠。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那么,除了干燥还有什么我们值得注意的吗?

水性漆到底应该采用双组分涂装工艺还是单组分涂装工艺?

首先,我们了解一下什么是单组分什么是双组分。

水性漆通常分为单组分和双组分,单组分可以添加清水兑稀或直接施工,双组分需要添加水性固化剂充分搅拌均匀后,再添加清水兑稀进行施工。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通过图片显示,双组分水性漆的各方面性能突出,那么是不是我们就应该采用双组分水性漆工艺呢?通过采访白玉兰董事长沈忠民我们了解到,白玉兰采用的是单组分水性漆,什么?单组分水性漆工艺?!对,你没有听错,那他们是不是傻?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为什么要采用单组分?!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水性木器漆双组份亮光清面漆              

大家都知道,水性漆采购成本!成本!成本!高!!!水性漆的原漆成本是油性漆的两倍,减去稀释剂成本后,仍比油性漆高出70%——80%。这对于微利的家具行业来讲是无法承担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提高漆的有效利用率,也就是做好回收利用工作。        

“现在的家具厂想要从油性漆转变为水性漆,最难的不是设备改造或资金投入,而是回收利用。”沈忠民说。因为家具厂本身的特性,要想进行回收确实比较难。但是,水性漆的成本非常高,如果后期再无法进行回收,总体成本也就上升了。

经过“史上最严”的环保风暴,涂料行业被推向了风浪尖口,油性涂料发展举步维艰,水性涂料热究竟能否众望所归?!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白玉兰公司在制定涂装工艺和确定设备采购时就已经有了充分考量,并提出了“水性工艺、油性效果、油性价格”的“3+1”项目目标。这个目标综合考量了应用的合理性、标准的可操作性、成本的可控性等多方面因素,特别是水性木器漆的油润性、丰满度、手感、通透度、耐温、耐溶、耐腐、抗划等方面都要与油性PU漆效果基本一致。为此,他们的底漆采用单组份水性漆加胶黏剂混合,面漆采用水性UV漆,既兼顾了漆膜的物理性能又可以实现回收再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