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来辩!白酸枝为什么可以成为下一个海南黄花梨?

导读:
白酸枝有其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历史上与红酸枝也有过精彩的碰撞,随着红木家具的复苏,白酸枝必将迎来了新的机遇。

目前,红木市场上比较常见的红木除了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之外就是黑酸枝、红酸枝以及花梨木类的木材了。其中红酸枝中的木材最近大受推崇,而红酸枝木类的奥氏黄檀销量逐渐上升,备受人们的关注。

白酸枝,叫惯了人家的小名,您可别忘了人家的学名可是叫奥氏黄檀。

白酸枝,产于缅甸,学名叫奥氏黄檀,市场多称“缅甸红酸枝”,隶属于蝶形花科黄檀属,在“红木”国家标准gb/t 18107—2000《红木》中归为红酸枝木类。

主产于缅甸、泰国和老挝等低海拔混交林中,缅甸瓦城和泰国所产的有花纹的奥氏黄檀商品材有人称其为“花酸枝”,后简称“花枝”,其余称“白枝”。

不服来辩!白酸枝为什么可以成为下一个海南黄花梨?

奥氏黄檀心边材区别明显,边材色浅,黄白色,心材新切面浅红色至深红褐色,常带明显的黑色条纹。木刨花或木屑酒精浸出液呈红褐色。新切面或水浸湿木材具酸味。

木材气干密度为1.00g/cm,具光泽,强度高、硬度大、耐腐蚀性强,抗虫性强,结构细,略均匀,纹理直或交错。加工略困难,但精加工后木材表面光滑,用途广泛,主要用作高级红木家具。

常带明显的黑色条纹,木屑被酒精浸出液红褐色。因新切面有酸枝木特有的酸香气、但色素较淡,故称之为酸枝。白酸枝的毛细孔相比红酸枝较小,白酸枝主要产于缅甸,油性没红酸枝大。

不服来辩!白酸枝为什么可以成为下一个海南黄花梨?

考量一个红木种材的价值,不仅要材质优良,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其历史传承和文化底蕴。

在国标红木中,黄花梨、紫檀、大红酸枝被认为是三种最高端的木材,一直无法被撼动,其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三种木材文化底蕴深厚,传承有序,这三种木材也被并称为明清“三大贡木”。

随着资源的不断消耗,黄花梨、紫檀、大红酸枝几近枯竭,业内也在不断寻找取代或接替者。

熟悉中国红木发展史的人都知道,红酸枝是清朝时期被用作压舱物随海上贸易而来,后被大量用于制作家具,而早在明代,白酸枝就被广泛运用。

其实无论是在古典家具拍场,还是在民间,都不乏明清时期的白酸枝老家具出现,足以佐证在明清两代,白酸枝也曾是匠师们的选材之一。

我国著名文物鉴赏家收藏家,《明式家具珍赏》作者王世襄先生就曾收藏过一件白酸枝明夹头榫画案。此案是一木一器而成,纹理、色泽与黄花梨极为接近。

不服来辩!白酸枝为什么可以成为下一个海南黄花梨?

到了民国时期,西式家具的盛行和传统红木的数量日趋减少,导致白酸枝这种木材开始初露锋芒。当时,白酸枝家具因其颜色浅而亮,更容易搭配西式家具,价格曾一度暴涨。

此后,随着西式家具和传统家具风格的融合,白酸枝也一度沉沦下去。直到近代,随着红木家具的复苏,白酸枝也迎来了新的机遇。

白酸枝有其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历史上与红酸枝也有过精彩的碰撞,随着红木家具的复苏,白酸枝必将迎来了新的机遇。

不服来辩!白酸枝为什么可以成为下一个海南黄花梨?

而在黄花梨资源枯竭之后,因与海南黄花梨材质相似,成为当代最适合用来做明式家具的材料。它稳定性高,材质细腻,花纹、色泽相当精美,非常贴合明式家具简洁的风格。

因此,白酸枝成为下一个海南黄花梨,是有理有据的,不服来辩!

本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